【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四章之八

2013.03.14(Thu)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04.兩個1人(八)
  沖田來到紙條所寫的地址,月詠在他離開前偷偷塞給他的,陌生的地址,距離頗遠,但不至於一天內到不了,位於住宅區,人卻不多,與路人擦肩而過時,頓時感受到冷冽的敵意。

  這裡的住戶實在不和善又排外,嘛,雖然我也沒有什麼善意就是。他乾脆的無視這情況,和平的站在所標示的地址的門牌前。

  「看不清楚……是被誰刮掉了嘛……」他摸著門牌上不正常的雜亂刻痕,讓木牌的字變得難以辨識。

  門牌變成這樣,加上月詠特地報上的地址,若是闖進去,應該不會落個闖空門的罪名吧?他闊步踏入住宅,確定庭院雜草叢生、無人修剪的狀況,他感到不適,冷眼一瞥便繼續前行。

  為什麼要讓他看這地方呢……?

  他邊環顧陳舊的屋內邊思考這件事,「應該……是神樂的家吧,記得當初查到的資料好像也在這附近……」

  而且有夠髒!他青筋一冒,口鼻肺葉充斥著難以忍受的氣味。

  這家裡的構造很簡單,傢俱擺設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若要說的話,就是廚房餐桌擺著四人份的空碗盤與餐具,已經積了厚灰,這畫面此刻看來特別駭人,就像苦候許久的幽靈仍於此等待似的場景。

  「……!」他睜圓了紅眼。

  無人的場景漸漸浮現人影,栩栩如生。

  嬌小的她,坐在椅子上,趴在餐桌上,一手握著湯匙敲打著碗,鏘一聲、鏘一聲、鏘一聲,靜靜敲打沉默的時間,繼續鏘一聲、鏘一聲,流淌的時間帶走了她的意識,她喊著餓肚子,哭著,直到哭累了,趴在桌上睡著了。

  稍有成長的她醒了,緩緩睜開眼,藍色的眼眸毫無光采,盯著空盤子,門外傳來駭人的叫罵聲,各種聲音都有,令人不適,但此刻,她嘴角有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好似已經與她毫無關係似的淡然,她闔上眼,站了起來。

  「神樂……」

  他喚著走向他的她,但她眼裡沒有他,直接穿過他的身體離開。

  「……唔!神樂!」沖田猛然回頭,神樂消失無蹤,他才驚覺都是幻影。

  或許是因為他根據對她的瞭解,掺染了他的回憶,無意識的詮釋了這種幻影,他苦惱得擰眉,「到底是過去的眷戀造成,還是我真的是病得不清……」

  他嘆了口氣,擦去幻影出現的對面椅上的灰塵,接著坐下,就像能與她對視一樣,他感到安心,「每次呢,只要這樣看著妳吃飯,妳就會一臉敵意的瞪著我呢。」

  「我就會說,『很少看到有人會把一般的白米飯吃得像極品美食一樣的吃法』,妳便氣炸的說,『你只是拐個彎說我吃相很恐佈吧!』……我都能夠輕易的想像了。」

  他戛戛笑著,各種回憶畫面有如瀏覽相片般一張張浮現眼前,他眷戀著回憶中的她。

  她的眼睛很漂亮。

  她的笑容很純真可愛。

  她常常有粗線條的行為,就算糾正她幾次也沒辦法。

  她睡覺常常亂叫人名,聽得讓人心生嫉妒。

  她的反應總是過度又不可思議。

  她很喜歡醋昆布這種不明所以的東西。

  她越來越懂得用各種有效手段反擊。

  她很講義氣,義氣到無法聽進任何人的建言。

  她有一堆不像女孩子的粗魯動作,但是害羞起來卻比世上所有女孩子還要惹人憐愛。

  她嘴裡總是唸著一大堆的粗話,卻從來沒有真正想推開他的手。

  她不知不覺的滲入生活的每一分,已經不能沒有她。

  她是個怕寂寞的小女孩。

  她是比起哭更容易笑的女孩子。

  她是個溫柔又勇敢的人……


  ──我所瞭解的她──

  
  『因為,她不是你所想的,那麼勇敢的人。』你並不瞭解她。

  『你為什麼會接近神樂?』你只是因為你的寂寞。

  『你,真的喜歡她嗎?』你只是想找個同伴撒嬌罷了。


  ──我所瞭解的她,並不是我所瞭解的──


  『再這樣下去,你永遠也找不到神樂的。』

  再這樣下去,就會找不到她。

  於是,世界上又剩下我一人。

  「不行……」

  「不可以……」

  明明我是如此的瞭解妳,明明我是如此的喜歡妳。

  明明是這樣子的。

  為什麼要將我的世界顛覆?為什麼要推翻成這一切只是我的自以為?

  我自以為的瞭解妳。

  我自以為的喜歡妳。

  我自以為的用瞭解你、喜歡妳的方式對待妳。


  ──你,確,定,嗎──


  我被迫接受於內心的不安定。

  我被迫接受詢問下的,不確定。

  我不確定。

  必須面對我的過錯,試圖將另一種感情填放到不合適的空缺中,必須為這種行為而深深致歉。

  對不起,我利用了妳。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你遠離我的世界也是正常的……神樂……」


  對不起、

  對不起,真的很不對不起……

  他心灰意冷,屬於過去的房子,就像他所見的種種幻影與回憶,至於現在,已不復存在。


  明明全都明白,還是忍不住盼望願望能夠實現。

  ──「我們兩個人」這個強求的、自私的願望──



  「……誰?」他聽見了哭聲。



  +



  痛苦得就要窒息。

  每一個呼吸灼熱得讓人退縮,神樂佇立於熟悉的房屋前,房子的輪廓仍與記憶中的樣貌一樣,門牌也同樣被刮得懾人,搞得像有誰對這個家有深仇大恨,但只不過是過去的她抒洩後的結果罷了。

  每踏一步,便有種種忘卻的情感與回憶襲來。

  她跑向門口用力抱住歸來的兄長,親密地喊他哥哥,歡迎回來。

  想起來真是有點滑稽。

  一步、一步……她步履蹣跚,前行一步都教她痛苦萬分,不久便冷汗溼透了背脊,乾冷的風刮得她更冷,牙齒開始打顫。

  她很害怕,很害怕她試圖忘記的生活會再度侵蝕了她。

  鼓起勇氣,再回到這裡,只為了終結她的枷鎖。

  ──因為,我想見他──

  若是連她都不好好的記起烙印於心的痛苦,回憶起空洞的聲音,恐怕她和他再也不會有交集。

  那是個恐佈的世界,令人難以逃脫的世界,一片純白、靜寂,卻莫名的讓人有些許歸屬感,只要待在這裡就好,就不會再有變化。

  但是,更不願意她再也不會與他相見。

  我不能被吞噬。

  沖田總悟正待在那個世界,他已被困住、逃不開了。

  我不是想救他……

  「我只是想……想見他而已。」

  她伸出發顫的手,扭開門把之時,猛然入耳的各種聲音迴盪著──

  哥哥的聲音。

  母親的聲音。

  爸爸的聲音。

  歡樂的笑聲。

  嘻鬧的聲音。

  奔跑的聲音。










  ──神樂,今天過得快樂嗎──







  「!」她後退時踩上小石子,一個踉蹌跌坐地面,惶惶然、錯愕,臉色蒼白的喃喃,「那是……誰的聲音……我……不記得……了嗎……」

  那句話就像真實存在於剛才的時間中,有點陌生的溫柔、有點熟悉的語調。



  ──怎麼了嗎?有誰欺負妳嗎?──



  「……」她低下頭,淚水突地奪眶而出,一滴滴如斷了線的珍珠項鍊,浸溼了眼前。



  ──告訴哥哥,哥哥幫妳報仇──



  「別騙人了、別騙人了別騙人了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

  「哥哥你這個大騙子……嗚……」

  為什麼不回家?為什麼一個個都不回家?我可以煮飯給你們吃喔!為什麼都不回家嘛!

  好寂寞,寂寞得連哭都哭不出來了,可怕的嘶叫聲,名為寂寞的野獸殘忍的啃咬著我的肉、我的骨,好痛、好痛,我卻無力反擊。

  她伸出求助的手,被啃蝕的痛令她連伸手求救的力氣都漸漸喪失,矇矓的視野告訴她,一切只會不斷重演,她親自揭開了她的瘡疤,回想起曾經如此深愛的家人們,以及自以為痛恨的兄長。


  我失敗了,沖田總悟,我沒有力量抵抗……


  她感覺身體內的氧氣被抽乾似的,漸漸往後倒下,她唯一能做到的,只是努力伸出手,抓住陽光灑下的金線了,卻還是一再墜落。


  即使我是有多麼的想見你……


  「……!」

  她的手被緊緊扣住,用力往前一扯,撲向厚實而溫暖的物體,熟悉的柔軟精的氣味,令人眷戀的溫度。

  她困惑,啜泣下含糊的聲音輕喚,「沖田總悟……?」

  「嗯,沒事了,別哭,還有我在。」他說,摸著她的髮。




  她聽見了碎裂的聲音。




  接著,清清楚楚的,各種聲音回流心中,不再痛得令人難受,細微的痛楚填補起空洞,一點一點的……


  覺得有點痛。


  覺得有點溫暖。


  覺得有點難過。


  覺得有點開心。





  ──神樂,今天過得快樂嗎──



  她的世界落下一滴滴眼淚,她抬起頭,手撫上他蒼白的臉頰,「……你哭了。」

  他低聲啜泣,緊緊抱住她。

  「為什麼……?」

  「…………對不起,還讓妳來這地方。」他的聲音顫抖著,他很害怕。

  「但是你救了我……很多次。」

  「沒有……這種事,對不起……我沒有什麼自信來面對妳,甚至已經不明白是不是那麼喜歡妳……」他窩囊得無地自容。

  「我跟你說,我一直想見你,真的很想……」

  他默不作聲。


  「剛才我想起好多回憶,然後,我終於知道了……」













  「你只是很寂寞而已……所以找上了我。






  她笑得有些無奈,撫摸著他的髮,像在安撫小孩般的輕柔,「但是呢,我們不是兩個人,只是兩個一個人在一起……很遺憾,我和你還是時常感到寂寞。」

  兩個,一個人。

  他很寂寞,只是一個人。

  她很寂寞,只是一個人。

  他不想再被寂寞吞噬,他發現了寂寞的她,他牽起了她的手,他不停說著情話讓彼此更靠近,他利用了她的溫柔剝奪她自由的權利,他對她灰心、擅自感到無助、擅自離開她,最後他與她成為獨自寂寞的一個人。

  這一切,全只是他自私又任性的希望:我們兩個人在一起,就不會寂寞了。

  「……這種自我安慰的行為,我牽連了妳,對不起。」

  他最為難過的事,就是自以為的行為而傷害了她,讓她遭受欺負,讓她感冒受寒,讓她灰心難過,讓她奮不顧身來到最讓她痛心的場所。

  他一直都沒有醒悟過來,只想維持住這樣的關係。

  他傷了她,然而,她始終都是用溫柔在包容他的任性。

  太難堪了,太不堪入目了,羞愧得都不想再見到她。

  「……哼……我終於瞭解你一件事了吧。」她輕哼,接著低首,雙手抓住他的背,皮膚磨蹭衣料的真實感讓她感到安心,睡意襲來,她闔上眼,吐息中有著平日的氣息,「好像有一點香、好像有一點溫暖、好像有一點『習以為常』,『沖田總悟』的味道真是難以形容……但是終於是真的了,這次……」

  他將她的頭壓在肩頭,就怕她抬頭看見他一臉通紅,「…………少根筋的女人。」





  為什麼會說妳不勇敢呢?

  妳是我的英雄,妳可以給我勇氣。




chapter4 fin.*


  是這樣的,第四章終於以兩萬八千字如此恐佈的數字完結了。

  不過,還有第五章(望遠)……

  我不是因為今天是白色情人節才趕快來解決第四章的喔!
  好吧,我也稍微有點良心的想說在今天讓一直在吵架(?)狀態的兩個人在這天和好嘛。

  這篇故事的路線大致上都在這四章慢慢的、慢慢慢慢的交待出來(雖然還有第五章得結束整件事),但不知道有沒有人到目前還看不懂?

  雖然輾轉一文在開始寫的時候很甜……還滿甜的,但在構想之時就想來個甘苦甘苦的劇情了,所謂糖果與鞭子的道理(胡扯)──

  「寂寞」是貫穿全文的關鍵字,我也一直都有在之前的章節避免出現這個字,直到最後,沖田與神樂才意會到他們其實很寂寞。

  第四章叫做「兩個一人」的意思也是從這裡命名出來的,不叫「兩個人」,他們只是「兩個的、獨自一個人」,一開始就展開破題法真是驚險,希望沒太多人一下子就拆穿。

  另外我一直很怕這章會給人矯情的感覺(縮)……
  尤其是最後,嗯……雖然我還滿常這樣寫的……

  沖田的描寫我個人還滿喜歡的,他一開始就對神樂很溫柔體貼(雖然有點霸道),但到後來卻失控似的,變得自私、有點情緒化且胡思亂想,然後搞砸了他的生活。
  (※ 參照巨蟹座的經驗談)

  人在一開始時總是有給人完美無缺的那種感覺,但相處下來,漸漸的就會發現一些缺點,甚至是自己無法控制的地方。
  (沒錯我就是用四章來自私表現沖田的個性)


  老實說,第五章我一直停工狀態……
  土方和三葉的情節與摸索一直無法順利啊──(→喜歡小朋友間的戀愛)


  請慢慢的等我──



COMMENT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75576498/ #EBUSheBA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75576498/

我们的一惯商业原则是,颠覆市场秩序。

2015.05.24(Sun) 19:26 | URL | EDIT

gzoqtsfzce #EBUSheBA

http://www.gwec72gm7wfj6j9l678240m7gtp3027zs.org/

俯仰溶解之刻。  -  【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四章之八
[url=http://www.gwec72gm7wfj6j9l678240m7gtp3027zs.org/]ugzoqtsfzce[/url]
<a href="http://www.gwec72gm7wfj6j9l678240m7gtp3027zs.org/">agzoqtsfzce</a>
gzoqtsfzce http://www.gwec72gm7wfj6j9l678240m7gtp3027zs.org/

2015.06.12(Fri) 10:27 | URL | EDI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