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四章之二

2012.11.24(Sat)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4.兩個1人(二)
  那段時間,我常常窩在房間裡,漫無目的看電視,不,正確來說是拿著搖控器一直按著倒轉,看著頻道數字越來越少,想讓號碼終歸於零,卻始終在1後又重新來過。

  我覺得很煩躁,然後,關掉電視。

  但是這種行為還是每天都在發生,我克制不了。

  我倒在雜亂的垃圾堆裡,有幾天前吃的速食麵、罐頭等等,酸腐臭味正在蔓延整個房間,我待久了,也沒什麼感覺,但是再次回到房間時,我會受不了這個味道,然後氣得想把整間房間都丟掉似的,抓起垃圾袋不管什麼東西,覺得臭的就丟掉,邊心裡咒罵著──

  為什麼沒有人來幫我收這些臭死人的東西?
  我很憤怒,但很沉默,沒有歇斯底里的嘶叫:這些東西妳不是該收一收嘛──!怎麼可以叫我一個人收!

  我真的受不了腐敗的氣味。

  那是失去的味道──妳明明就知道,為什麼還甘願待在裡頭啊!

  


  +


  
  一夜沒有餐風宿露,全多虧於出門僅有的生活費支撐住,當然爾,偏僻鄉野的旅舍自然也不會過於昂貴,在非假日的時期更是門可羅雀,兩人用便宜的價錢住了一夜。

  幸好老闆見錢眼開,沒有對為何非周末的未成年加以質問,很高興的收錢走人。

  他們睡到自然醒,睜眼時已經快到中午,神樂是餓到醒來的,沖田則是被打醒的。隨著耗時費力一來一往的打架,終於在下午快兩點前出了旅舍,並囑託旅店人員傍晚準備晚餐。

  他們打算再住一夜。

  沒有一堆行李提拿,負擔減輕不少,簡單揹起隨身包包與相機,到處拍攝,就像在旅行似的悠哉的逛起城鎮。

  吃了榕樹旁店家的麵攤當中餐,為了省些旅費,沖田提議要往田間鄉野走,以免有個大胃王栽進錢包裡吃光。

  昨夜下車能感受到迎面而來的氣勢,匆匆住進旅舍,也不曉得到了何處,沒想到下車地點在三面環山的小鎮,環住了小鎮,讓人猜不透為何還會有人住在這麼危險的地方。

  不明白的他們只能行走於田與田區隔隆出的土堆,每塊劃了界線的農夫待在偌大田地折腰辛勤耕耘。

  「他們都不年輕了阿魯……」神樂憂心地望向辛苦的老農民,每次彎腰都讓他們的眉頭緊得更深,她突然想法興起,朝沖田率直一笑,「我們去幫幫他們吧?」

  「咦──」沖田還來不及表達意見,便被她硬生生牽著走,他發出不甘願的懶散長音。

  兩個外地來的年輕人沒頭沒腦的冒出來說要幫忙,幾位農夫怔愣半晌,面面相覷後齊聲大笑,招手讓他們過來,一臉高興的教導他們。

  神樂聽得興致高昂,出錯後頻頻發問,成功達成任務時開心得搖著雙手,笑得直率開懷;沖田則被動地在一旁聽從指示,邊看著樂天傻蛋興沖沖的、無憂無慮的,心裡就像漸漸裝滿籃子的地瓜般充足,倒也沒了嫌麻煩的心情。

  他拿出神樂放在地上袋裡的相機,遲疑半晌,對準她此時此刻的笑臉,拍下一張後,怔怔地看著觀景窗的預覽相片,喃喃道,「這麼簡單就防腐了……所以我才討厭這東西……」



  黃昏漸至,在神樂低首卻被倒影遮掩得看不太清楚作物時,她抬首看向沒有山的天空,正值西落時分,太陽好似被打破的蛋黃,從中心融了出來,軟呼呼的擴散地平線上的天空。

  離去之際,老農民塞給他們一袋滿滿的地瓜,還有其他農夫給他們玉米,讓他們小倆口帶回家。

  「什麼我們才不是什麼小倆口阿魯!」神樂趕緊解釋。
  「這樣一口否定反而有問題喔,親愛的。」沖田拿過她手中的重袋,莞爾並攬住她的肩。

  「啊啦──這麼小就新婚旅行,可不可靠啊?」
  「囉嗦啊老太婆!年紀小有什麼!我曾祖父可是年輕十八歲就有老婆還有三個細姨!」

  「哈……那謝謝你們的禮物,我們就先回去了。」
  沖田尷尬地笑著離開,扯到這種話題可是沒完沒了的,趕緊在老夫妻開戰前離去才不會被扯進暴風圈,還不得不被碎唸,會聽到怎樣的話能夠預想。

  走回鎮中心,沖田停了下來,「你等我一下。」

  神樂頷首,因無聊而觀察四周,有些房宅皆老舊不堪,堆滿雜物,不清楚有沒有住人,店家也少得可憐,幾家路邊小吃或店面都坐滿了客人,笑得極大聲,應該是常客。

  「好了。」沖田的聲音喚回她的注意。

  神樂一臉驚愕,指著剛從提款機走出、手上正將數張鈔票塞到錢包的沖田,「你為什麼會有錢──?」

  沖田回以不大理解的困惑,「我才不懂為什麼妳會一點積蓄都沒有呢。」

  當然是花掉了。神樂簡單的心思很容易猜透,就算她不情願的給他一聲冷哼,他用小指頭也能夠猜出理由,至於她沒有錢離家出走,也是可想而知的事。

  「那妳打算怎麼跟我走?」沖田衝著她狡黠一笑。

  「!」被這麼一問的神樂臉色一青,但是個性倔強的她旋及給予逞強的反擊,「我也可以就回家阿魯!」

  「是嗎……」沖田低首,長長的瀏海蓋住他的雙眼,好看的笑容頓失,難受傷心得好似能夠被風吹垮,神樂緊張地捉住他的衣角,擔憂卻說不出一句話,怯怯地窺探對方的表情。

  冷不防,他頭一抬,牽住她的手筆直往前走,「走吧,妳說要回家我也不會讓妳走的,妳用身體償還債。」

  「咦!慢、慢著,你要把我賣掉嗎?」神樂被他拖了幾步,踉蹌跌倒之際,他頓時停步,神樂整個人便直接往他背部撞去。

  他回首,怒視說著傻話的女人,「你要還我債的好嗎?蠢女人!

  神樂吃痛得摀住發疼的鼻子,「那我之後慢慢還你錢就好啦,真是太好了阿魯!」

  「……」沖田第一次不想再愚弄她,只想把她丟在路邊。
  


  +



  護士換藥的時間,銀時坐於床沿,月詠與之相望,氣氛絕對不稱融恰,女方單方面瞪視以及始終以死魚眼置之不理的銀時僵持了好一段時間,連護士都不敢接近而先去處理其他病人。

  妳這樣瞪我也沒有用。
  因為你完全不當一回事,我在試著找到你米粒般的良心。

  銀時與月詠都沒有開口,氣氛卻更加凝重。

  你不是人家的監護人嗎?
  這種設定我可是聽都沒聽過!
  少來,你是不是知道會這樣子?那好歹也去找找看吧?
  我像會做那種勤勞事的人嗎?
  是不像。
  ……喂,妳這幾天好像越來越惡毒了,這不是我的錯覺。
  在婚禮前有必要把本性展露,不然你怎麼會知道會不會三天後就離婚了?
  唷,答應啦?
  此問題暫時保留,等你去找人回來。
  要延長賽就對了,我不會認輸喔。
  哼。

  「你們兩個要打情罵俏,用不著用這麼新穎的方法。」土方嘴角抽搐,同為探病者,他被晾在一旁的頻率已然不是普通的程度。

  而且究竟為什麼硬要用眼神對話,情感過度強烈到言語不能表達嗎?

  他們一致看向土方,嘴巴同時一張打算開口之際,土方雙手一舉立刻堵住他們的嘴,「停,我不想再聽你們說相聲,為人教師你們就不能給學生一點榜樣嗎?」

  「學生……」兩人愣了半晌,不約而同的噗嗤一笑。
  「夠了你們,我想揍人了。」土方臉上爆起的青筋越來越明顯,雙拳劈啪作響。

  「哎呀……沒辦法啦,畢竟你也重讀幾次了吧。」銀時笑得足夠後,邊搓揉酸疼的腹部邊說著不太算是安慰的話語來弭平土方的不滿。

  當然爾,比起安慰,當事人所聞是嘲諷為多。

  土方冷冷咋舌,口吻冷淡,「這也不是刻意的。」

  雙親逝世,兒時輾轉於親戚家,途中發生什麼事絕對不是愉快的事,但也沒到絕望的地步,只是很冷淡的接受種種安排,被丟到離家相當遠的校外宿舍做個宿舍生,狹小且有些溼氣的房間就是他全年的住所。

  沒有任何日子,諸如過節的日子他也沒有回去的理由,連回去哪裡都令人匪夷所思。

  他在那個房間待了好一段日子。

  最後,他受不了,亦或說承擔不起,他搬離了校外宿舍。

  痛苦與懊惱始終伴隨著他,於是他不斷搬離、搬遠,不去上學,每晚去打工,打工回來就睡著,美其名是在賺生活費,這不過是以忙碌來逃避內心譴責。因此,他出席率太低,高一重讀了幾次。

  約略八九個月前,他曾經回來這個城鎮過,但並沒有減輕疼痛,他仍然離去,荒唐了一段時間,像極流落街頭的垃圾,在被退學之際被近藤硬生生的救了回來。

  『我不明白事情始終,只是知道你以自殘的方式替人哀悼,她也不會開心。』近藤這麼說。

  近藤用那雙溫柔的眼睛看穿了他悲慟的根源,但他什麼也沒說,卻被看透了。
  近藤只是知道這樣子,其實就足夠了。
  只是想被其他人告知,不想只是自己對自己說。

  『我……不想承認。』他說。

  最後,他鼓起勇氣拾起他應該有的生活,並拾起他要負擔的責任。

  「嗯,就是做了蠢事,不是刻意的。」銀時躺臥下來,故意迎著土方揚起一笑,「彼此彼此,無須介懷。」
  「現在也還再做蠢事,只可惜沒同伴了。」土方冷笑回應。

  你們到底是在感傷還是在針鋒相對?月詠夾在兩人中央半晌,決定坐到角落窩著,畢竟他聽不懂這兩個男人間的對話涵意。

  銀時思索片刻,想到兩個在外流浪的小毛頭,「那麼對於失控的蠢事,多年留級生打算怎麼辦?」

  「別這樣叫我。」土方瞪視他一眼,「那應該不算失控,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在進行吧。」

  「感覺挺有問題的喔?」

  土方聳聳肩,「都是過來人,怎麼會不知道。」

  晚風悄悄吹起,海的聲音淡似無,彷彿有股溫柔的聲音縈迴耳際,很輕很輕的聲音……



  這是第二天,沒有人找到,他們兩個人。



Tbc.*


不好意思還在這裡慢慢繞著圈子轉(爆頭)。
可能一直很習慣用隱晦的暗示來寫,希望沒有造成讀者的困擾。

行走田地裡,雖然腦海中總是一片美好,不過小時候實際去走田地時,常常都被昆蟲之類的嚇到雞皮疙瘩,幻想就是特別令人嚮往XD
西比本時也寫這種情境寫得很高興。
(後記寫一謝突然發現我好像很喜歡寫田園景觀)

最近愛上絢香的歌,看一看歌詞心裡就很疼痛,搭配讓人心痛的歌聲,絢香啊……太罪惡了。

近期可能想更新一篇綱髑或里摩(半夜靈感一爆)。

COMMENT

wbqhixjfkm #EBUSheBA

http://www.g1562f3xb8tch929u0253twzauf8hc39s.org/

俯仰溶解之刻。  -  【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四章之二
[url=http://www.g1562f3xb8tch929u0253twzauf8hc39s.org/]uwbqhixjfkm[/url]
wbqhixjfkm http://www.g1562f3xb8tch929u0253twzauf8hc39s.org/
<a href="http://www.g1562f3xb8tch929u0253twzauf8hc39s.org/">awbqhixjfkm</a>

2015.06.09(Tue) 19:51 | URL | EDI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