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三章之七

2012.11.04(Sun)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3.只是在生氣(七)

  是夜,看不見窗外夜景,被護士拉上窗簾後,只剩天花板、左右兩旁圍起的簾子以及月詠忘了帶走的外套能夠讓銀時目光流連。

  銀時睡不著,清醒的他在靜謐中全身殘留的疼痛被放大了,每個細胞隱隱發出呻吟,這讓他思及療傷時,滿身傷痕的他彷彿被泡進消毒水的觸感,兩種全讓人渾身不舒坦。

  有道是轉換思緒能忘卻痛苦,他乾脆回溯起被送來醫院前的事,畢竟今天有太多事需要歸納,已經過去的,尚未浮出檯面的……

  角應該不會再出現了,他選擇沉淪墮落亦或消失都與他們無關了。

  神出鬼沒的神威,說了「因為神樂,所以才幫忙」,那顆腦袋大概沒人理解,像變態一樣,以往對妹妹不屑一顧,今朝突然出現獻殷勤……他在想什麼?還是只是覺得無聊?有機會問問看沖田……他們都是變態,大概會有一些相似的想法。

  沖田和神樂會出現,依照神樂的個性自然如此,只是個學生做事還如此荒唐,改天請她吃一頓好了。沖田就不用說了,變態一詞便能一言以蔽之。

  接著──

  他想起月詠。

  與高中時代的她相比,五官、輪廓與身形變得成熟,不變的是她眉宇間的獨特韻味,令人流連忘返,好幾次都不願再與她扯上關係,卻一再地自我放縱而佇足她的身畔。

  最後原來全都是言不由衷的話語所構成,思念的深度與記憶不只有一個人記得或擁有,這是多麼讓人喜悅的事情,甚而能將所有心意毫無保留的傾訴。

  嘛,願不願意聽,敢不敢講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銀時露出自嘲的笑容後,扁嘴,不管說不說、聽不聽,我不會再放開妳了,哼。

  月詠的麻煩事算是告一段落了,想方設法壓迫他生存空間的黑道短時間也不會再出現(或許也就跟著角從此消失),縱使出現大概也沒有餘力對付現在的這所高中,真是感謝那位老太婆肯收留。

  整件荒唐事也不能全責怪黑道上,重點是月詠有顆被女性征服的傻笨腦袋,才演變成被拐到差點被賣掉或當黑道女人去的地步。

  「哪天她愛上女人,我也不意外啦……受不了……」他碎語抱怨。

  「這位教師為何婆婆媽媽地碎碎念?」床沿的輕聲細語讓銀時嚇得差點慘叫,干擾他人睡眠的始作俑者慌張得掩住銀時的口鼻,才沒釀成悲劇。

  銀時一把冷汗流下,扯開摀住嘴的手,「蛋黃學生做什麼在這裡?醫院不都關門了?」

  「溜進來的。」土方拿起放在櫃上的花瓶,「聽說你在這家醫院。」

  「……不是我故意的喔,是月詠送來的,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誰教這間醫院離她家最近。」銀時不想被誤解,順帶連月詠的份一同辯解。

  土方一臉便秘似的望向他,「我才不想知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銀時笑得狡猾,「不要羨慕我──」話完就被巴了一掌。

  「感覺發生了很多事,我沒想到你會『這麼不小心』被送到這裡,還有……」

  「神威居然反常的黏著神樂,實在是太噁心了那傢伙。」

  「變態。」
  「難得意見一致。」
  兩人嘆息。

  土方放下花瓶,玫瑰香氣對他來說是陌生的,他所熟知的花香不是這種氣味,於是走到另一邊避免鼻子記住那股味道來混淆記憶。

  「那傢伙應該不會想來探望我了,不過我還是有小丫頭還有老婆會來看我,哈哈!」銀時乾脆地笑了幾聲。

  其實我也不想來看你,你○的去撞牆。土方以中指替代滿腹髒話。

  「他會來。」土方斷言。

  「為何?」

  「因為有機會,雖然排斥,他還是會來……」土方望向窗口,就算看不到外頭,「而且這次,他會哭。」

  「邊說──我只是來探望帥氣的銀時老師,然後走錯樓了,只是這樣而已唷──這樣的嗎?」
  「你的噁心不亞於神威了。」
  「我不受嫉妒男人的刺激。」
  「你存心在跟我作對嗎?我今晚就把你五馬分屍!再淋上蛋黃醬!」

  土方拔起蛋黃醬的蓋子,擠出黏稠的液體,銀時舉手投降,在病房內激怒土方只是讓他再度被恐佈護士長攆出去的糟糕情況。

  他們暫不作聲,怕引起其他病人或巡邏的護士的注意,偷偷溜進來的土方自然也不想落得被轟出去的下場,等待醫院再度恢復該有的寧靜,直到能聽見空調細微流動的聲音。

  「他們都會來的。」土方細語。

  「……你的故事真的不想讓他知道嗎?」銀時感嘆似的語調,讓氣氛凝重幾分,能見夜晚中的土方搖頭,卻沒有聲音與神色,不能夠以此證明內心意願究竟為何。

  因為銀時相當明白,憋得太多的人,已經苦得不能言明。

  「你不要說。」土方毅然的說。

  「真是言不由衷啊,這次可換你了啊。」銀時將抽屜裡的打火機遞給他。

  「醫院可不能吸菸……」土方苦笑,邊接下。
  「老師面前也不能吸菸!」銀時用力給了他一顆扣籃。



  +



  神樂按掉鬧鐘,揉揉視線迷濛的雙眼,方睡醒的她呆坐床褥上讓腦袋緩緩運轉起來。

  今天要去上課……昨天……腦中緩慢的勾勒出回憶片段的線條。

  月詠送銀時去醫院,而沖田與她則因為已經太晚了且發生太多事情,月詠要他們趕快回家休息,雖然想看看銀時的狀況,沖田卻霸道地拉走了她,相當焦躁。

  原以為他在生氣,詢問他,他卻以一般口氣調侃她來支開她的提問。

  「我是不是太好控制了阿魯……」神樂因心中產生的一絲怒火而清醒,接著她大大嘆息,不管有沒有承認,隨便想想一直以來都是被牽動著走。

  她做起上學的前置動作,刷牙洗臉完精神已經回復一大半,確定被鑿穿的洞暫時不會有人過來──這是前車之鑒所必要做的防備,感受對方的邪念尚未靠近,她才能動作流暢且快速的換上制服。

  每次做到成功防備,她便感到得意,想當面嘲諷他一番。

  抓起前天還沒啃光的袋裝吐司麵包,加上超市的特價草莓果醬,簡單易做又美味的早餐便做成了,咬下一口,麵包與草莓醬的香氣揉和撲鼻而來,香甜入口,沉浸早餐幸福之餘,她注意到一件事。

  「嗯?」她低頭探望隔壁的變態,現在差不多是上學之際,通常差不多這段時間變態就會出現了,不管是剛睡醒還是準備好。

  好像沒有動靜呢。她爬向洞口,這是她第一次想要越界窺視他的房間。
  不,正確來說只是要確認變態有沒有在而已。她強調。

  「……好像不在。」

  她索性整個人爬到他房內,房間大小與她相同,擺設也大同小異,似乎覺得床鋪位置不佳而跟衣櫥和書桌的位置調換,枕頭整齊的放置到折疊成四方形的棉被上,環境整理有序,似乎有定期清掃,容易積塵的地方只有薄薄的一層灰,制服整齊的掛在牆上。

  「看來是沒有去上課阿魯。」

  她走動起來,浴室的門也敞開著,代表這間房間沒有人在裡面。略感困惑,邊爬回自己的房間,將吃到一半的早餐全部吞進胃裡。

  她心神有些恍惚,突然改變的模式她不能習慣。不能習慣,代表著她已經適應了有個人加入她的生活周遭,從一開始到現在,黏膩的陪伴不知不覺的化為日常的部份。

  沖田總悟的必然存在已然是她的習慣。

  「簡直就像是詛咒……」她無可奈何的苦笑,坐在地上靜靜地感受於胸口流淌的悵然若失。

  還有很多,仔細一想,還有很多他所幫助我的地方。
  他常常做些莫名其妙的舉止,我卻因此而獲救,不再去亂想……那些我無法理解的行為,是不是都有他的意義在呢?


  ──他是不是知道我很多事?


  「叩叩」響亮、確實的叩門聲響起,硬生生打斷她即將迸發的情緒,她掩著開始刺痛的胸口,邊走去開門,但是門外並沒有人,只看見樓下傳來機車鳴叫聲,轟隆隆的駛出校外宿舍,那是郵差。

  「信?」她注意到腳下踩著信封,可是以往都是郵差交給管理員,學生再去管理室領取,像這樣將信丟到她門外,難道不怕她不在,信就被風颳走了嗎?

  她拾起信封,令她錯愕的是上面沒有郵戳和郵票,甚至寄件人、收件人地址也沒有,只是單單寫上「神樂」來註明收件人。

  她沒想到惡作劇,因為前陣子就不斷有匿名紙條與相片以各種形式交給她,鞋櫃、抽屜等等,現在連她的住處也知道了,如此直接的送來,就不怕身份敗露嗎?

  算了。她關上門,開起信,信封內比她想像中還要多東西,已經看過的相片與陌生的相片交雜一塊,為了確定她哪幾張已經擁有,急忙將藏在枕頭下的相片全數取出──那是之前匿名者所交給她的。

  沖田坐在窗檯上,無機質的眼神。
  幼時的沖田孤單的坐在門外,不進去光亮的房內,蜷縮成一團。
  一臉臭臉的沖田穿著喪服,好似快哭出來,卻緊咬著怒氣而不讓自己哭出,瞪著墓碑。

  讓他哭。
  想要讓他哭,就讓他多氣幾次。

  這是匿名者所留下的話。

  她盯著相片與字條,「難道他很想讓沖田哭出來嗎?為什麼……?」

  一開始沒有想那麼多,因為那傢伙太令人火大,不知不覺就答應了。她淡淡回想首次接到相片時的狀況。說是答應,我好像也沒做什麼,只是就這樣下去……

  只是就這樣下去,沖田總悟的存在漸漸成為一種習慣。

  胸口再度疼痛,她猛地搖首,「先、先看其他的,轉換一下阿魯。」

  她將信封中陌生的相片取出,只有一張。

  相片拍得栩栩如生,彷彿能看見微風吹得紗簾飄盪,窗外能看見波光粼粼的蔚藍海洋,一名披著披肩的鵝黃髮色的女人對著鏡頭笑著,沉靜而優美的莞爾。

  手握著相片,彷彿被感染似的讓她浮躁的情緒平穩下來,過了半晌,心口卻反常地開始隱隱作痛。

  女人露出如此典雅的笑容,為什麼卻有種快要哭出來的感覺呢?
  而且,為什麼總覺得女人看起來有點眼熟?好像……曾經見過?不,我想不起來可能見過的印象……

  我不知道的事、忘掉的事情,很重要嗎?
  沖田與女人的相片挾雜一塊,究竟要告訴我什麼?

  我所不知道的沖田總悟,為什麼要哭不哭的?
  某個人要讓沖田哭出來,原因呢?為什麼要我去做呢?
  為什麼某個人不斷希望我去做些什麼?不是讓他哭出來這樣的事……



  那個人,究竟是想要我去做什麼?


  握著相片的手微微顫抖,她將相片全收到信封,丟到書包,不顧一切的前往學校。



Tbc.*

下一回就結束了──chapter3。

忙的時候就會想寫文章,閒下來後就想彌補忙錄時應該有的空閒。
結果就會變成假日變成廢人(躺著看影片不想動)。
為了避免成為二度廢人,我決定起碼要po篇文來讓自己緊張一下(?)。

COMMENT

zvzrohqtql #EBUSheBA

http://www.g5rycp880m48wqq2533nh85n2tx279sfs.org/

俯仰溶解之刻。  -  【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三章之七
[url=http://www.g5rycp880m48wqq2533nh85n2tx279sfs.org/]uzvzrohqtql[/url]
zvzrohqtql http://www.g5rycp880m48wqq2533nh85n2tx279sfs.org/
<a href="http://www.g5rycp880m48wqq2533nh85n2tx279sfs.org/">azvzrohqtql</a>

2015.06.11(Thu) 15:32 | URL | EDI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