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三章之四

2012.10.12(Fri)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3.只是在生氣(四)


  低矮破亂的屋內堆放著雜物,生活用品、木柴、鐵絲網……沒有一定性質的物品全積在一起,久未清掃而發出難以嗅聞的塵螨臭氣。

  四面牆除了門外,沒有任何窗戶或小洞,隱蔽得像個地窖,能看得到四周雜物的原因只是上頭搖晃的燈泡隱約能照亮環境,卻無故增添了氣氛的不安定與緊張感。

  月詠在出門去藥局買些藥膏與紗布,僅僅過了一條街的距離,便被人強行帶走,四肢綑綁後丟了進來。
  早就知道逃不過了,只是用突襲的方式依舊讓她受到驚嚇,不得不說辦事效率真高,才經過一夜而已。

  只不過是將錢借了出去,沒有任何理由,她連要求還錢的餘地都沒有,那些和她借錢的女人早已不見蹤跡,剩下的是一再叨擾她生活的黑道份子,以過份且莫名其妙的威脅手段,想將她賣出去。

  那些黑道份子,佔有了她成長的一部份,痛苦不堪的一部份。
  現在又想來霸佔她的人生──

  「咳……」
  這種臭氣下,嘴鼻不摀讓她更加呼吸困難,心中擴散的晦暗,竟被暫時性地被環境壓力給打斷。

  從燈罩脫落的燈泡偶爾會故障似的一閃一滅,讓久待的她感到相當不舒服,還寧願它就不要開燈,根本磨人性子。

  她將一旁的鐵棒放到木板上,藉著槓桿原理將燈泡打破,鏗鏘碎裂,砸到地板上,她的手臂因此被劃上幾道傷痕,不過她仍然覺得要比眼睛被閃瞎得好。

  因為沒有光線來源,四周頓時染上墨色,似乎有一股重量隨著燈泡的熄滅而從天花板壓了下來,她感覺呼吸特別沉重。

  一吸一吐,非常的沉長,意識隨之忽遠忽近,彷彿將她拉到相似的場景中──


  那是……她回想起來了。


  坐在化妝鏡前的我,看著鏡子的自己,就算四周晦暗不明,也能看見男人在黑暗中絲絲銀白的髮色,看不見男人的表情,不看也好,男人猥瑣的表情讓人作嘔。

  我的呼吸越來越沉長,被黑暗壓得極為難受。

  我不願做交易,卻不得不接受這種安排,就算臉毀了,身體能用就好──對這些商人還有買家就是這樣。

  趁早解決了吧。我閉上眼睛,將鈕釦解開,卻在解開的那一刻,男人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對著鏡子搖頭,我對此愕然,頓時說不出話來。

  我看起來像在嫖妓嗎?他問我,帶有令人心癢的嗓音。

  來這裡不就是在做這種事。我說得輕蔑無比,想壓下心裡不明所以的騷動。

  我是個身心鍵全的男子漢,無奈看到妳,下半身還只是個關在籠裡的野獸。他打了個呵欠,躺到柔軟的床上。

  我也不再解開鈕釦,坐到他的身邊。

  那還真可惜,遇上我這麼沒有魅力的小女生,籠子開不了呢。我說,然後,不知為何地笑了出來。

  他輕笑一聲,就像帶有力量似的,響進了心,打在很深很深的底部,響徹許久都未能平撫。


  那就是……坂田銀時。月詠睜開眼,腦中最後的畫面是那名教師時,呼吸頓時順暢了起來,同時房內唯一的那扇門打開了,出現的兩名黑西服壯漢將她拉出去,推就著雙腳被銬住的她走路,好幾次讓她差點跌倒。

  「小心點!」壯漢兇惡的吼著,因為她差點跌到他身上。
  「……」月詠歛眸,盡量不讓眼神含意透露出來,那只會讓傷多增幾筆。


  然後,我才得知我是被一位年輕教師贖了出去,年輕教師沒再出現那個鎮上,是因為他被學校趕了出來。

  想去找他道歉,卻又隱隱認為不該去找他。因我而離職的負罪感,想著或許那位教師根本不想看到我。幾經反覆,還是維持現狀沒去找他,卻也不斷地在找尋他的消息。

  直到我成為銀魂高中的保健室值班人員。

  遇上了那位教師,當初我沒自信能認出去,但是在眼神交會的同時,那深刻心底的聲音再度復甦,響盪著整顆心。

  他那輕聲哼笑,讓我竭盡全身所有力量壓制自己別做出踰矩之事,別失去了理智。

  但是也因此能更加肯定,就是……他。

  對方並沒有反應,代表著已經不記得我。就算不記得,我也沒有懷疑過,因為心底烙印的痕跡再度燒灼,不會有錯,就是這傢伙,救了我。

  雖然很難過也很氣憤,或許忘了是件好事,或許就這樣……讓我靜靜回報就好。

  讓我報恩就好,我不願再與你有更難受的回憶。


  月詠被用力推入房內,眼前寬敞的接待廳讓她的存在更顯狼狽,她尚未抬起頭,便有個令她反胃的聲音出現。

  「月詠,好久不見。」男人露出笑容。

  高中時期的惡夢再次翻騰,月詠臉上的傷隱隱又痛了起來。



  我不用你的幫助。
  所以,請你千萬別來幫助我。
  不要管我!

  月詠閉上眼,發自內心的祈求。



  +



  放學鐘一響起,神樂如旋風般衝出教室,所幸料到此舉的沖田能反應過來,立刻跟上。
  但是,沖田於心底直喊恐佈,幾乎讓我是反射動作跟出去才抓到那些許身影,現在追上她也真夠費力。

  先衝去銀時住處,猛按幾次門鈴無人回應,神樂又立刻衝往下一個可能會出現之處,反反覆覆,也沒有找到銀時,情況陷入膠著,兩人的體力也下降許多。

  考慮到後來可能性,沖田奮力衝前幾步,一把抓住神樂的手,讓她停下來,不顧一切衝來衝去的讓他快沒有思考能力。

  他深呼吸試著讓脾氣斂下,「拜託妳,請妳別一股腦的衝。」

  「居然用敬語……!」神樂感到不可思議,同時也理解到對方隱含的怒氣,稍作一想後,她也覺得行為過於魯莽,「對不起……」

  「居然道歉了!」旋及轉為沖田大為震驚,為了避免挨揍,他趕緊轉回話題軸心,「首先,妳怎麼知道他去哪裡呢?」

  「我想先去昨天那家賓館問阿魯!」

  「他們不會告訴妳的,妳想,不認識也就算了,要是認識的話,對於穿著學生服的未成年學生,外加非親非故,他們可不會輕易告訴我們這種事。」

  「那麼……」

  「如果妳肯聽我的話,一路上好好跟在我後面,我倒是可以告訴妳。」沖田拿出一條狗鏈,遞給神樂,為了讓她再更理解現況,他再複誦一次:「如果肯聽我的話。」

  ────恥、恥辱!

  神樂緊咬牙根,親自將鏈子套上頸部,當她眸子往上望時,見沖田緊抿嘴唇與泛紅的臉頰時,她忍不住冷冷地白了他一眼,「你這大變態阿魯!」

  「個人興趣囉。」沖田斂起因興奮產生害羞的反應,改為笑容自然純樸且燦爛地回應。

  神樂嘖了聲,「快點走吧……哎,對了!你怎麼會知道在哪裡的?你不是一天到晚都……」

  「都……?一天到晚都什麼?」沖田輕輕一拉鏈子,跟在後面的神樂沒被扯痛,卻被扯起了一頰子紅。

  「我不說話了啦阿魯!」神樂氣鼓鼓地吼聲。

  「好啊,我會溫存以往我們的對話來渡過這段時間的。」沖田愉快地哼笑,讓後方的鏈子激烈的晃動,用這種方式傳達,還真的沒一句話語。

  這傢伙未免太單純,居然輕輕鬆鬆就能把話題帶過去了。沖田汗顏,同時也為此慶幸。

  我會知道,當然是因為常走保鍵室的關係,月詠的話很好套,整件事沒有太複雜或難以調查。沖田緩步走著,順便理清現有的情報,以準備等會可能的突發狀況。

  保鍵室的月詠老師被一堆女人騙光了錢,有沒有負債不清楚,似乎因此而被人糾纏不休,三天兩頭便有人來打劫,交不出錢便打算擄去賣,不過或許一開始就打算這麼做吧。

  後來班導師坂田被打傷,逃到那間賓館避難──也就是他們所看見的那天。

  那間賓館貌似與月詠的關係不錯,當時不讓我再進化妝室一步,恐怕就是因為藏著那兩個人。

  對於打劫月詠的人,略有耳聞,是黑道份子「角」,以往勢力相當龐大,但是因為兒子全死光了,沒有接班人。他沒有再傳懷子的消息,也不願傳給外人,因此卡在相當尷尬的時期,勢力也大不如前。

  整個組織就變得墮落,連這種事都做出來了。這是沖田自我補充的部份,他覺得整件事不太順暢,像是有哪裡生鏽,但找不到那個關鍵原因。

  「到了……嗯?」沖田往巷口內探頭,以前都會站崗的兩個人不見了,整條巷口寧靜無聲,他細步踏前,往他從沒看過的那站崗處一看,風挾雜沉重、難聞的氣味忽地吹了上來。

  這味道好像是……

  「血的味道。」神樂低頭看著不遠處的樓梯下方,沖田順延她的目光看去,遍布傷者的情況讓他們腦中一片空白,噤若寒蟬。

  神樂仔細地觀察四周,輕輕嗅聞空氣的味道,接著皺起眉心,「有銀醬的味道阿魯。」

  「妳是喝他的血長大的嗎?居然連這種味道都分得出來……」
  「因為銀醬的糖份濃度超級高的,以前聞過,印象太深刻了!」
  「……好吧。」沖田表示無奈至極。

  「銀醬一定傷得很重,味道真的很重阿魯。」神樂擰起五官,「糖份味真的好重阿魯!」

  「哼……聽了我不知道該擔心、該吃醋還是該笑,但是若妳想進去,就是擺明要惹我生氣喔。」沖田輕淺、緩慢地揚起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背後是狂亂的黑色暴風圈。

  神樂被氣勢震懾,嚥下口中唾液,微怯地說,「其實我不知道你在氣什麼,我只是想救銀醬,因為他……」

  「算了。」沖田冷冷咋舌,打斷她的話,放開鏈子,用力甩到牆上,憤怒的程度可見一斑,接著牽起神樂的手,力道卻極端地輕柔,「妳想的是這種白髮混蛋,我無話可說。」

  「銀醬可是世界第一的白髮大叔阿魯!」神樂笑得不可一世。

  「……」

  「不對!我才是妳的世界第一!」沖田孩子氣的怒聲回去,旋及驚覺剛才的話語不太對勁,臉一紅,鼓起頰子尷尬地撇開頭。

  神樂一臉茫然,頰子泛起紅暈,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剛才好像撒嬌了?



Tbc.*


整理這篇時剛看完K#02,邊笑邊修稿,這話也太搞笑了XD
ch3後期之後,漸漸要呈現各種面貌的沖田了w

這幾天又有點手癢想來寫淺嘗(原創)和另一篇長篇(原創)了(踹)。

最近把因與聿整套收入,結果昨晚重溫又被嚇得在床上邊睡邊唸經。前幾集真的超嚇人啊。
說起來因與聿讓我非常讚嘆的原因是加入了台灣味,道地台灣味的輕小說。
大概明年再來把陰陽路收藏,記得被第四集那小白饅頭給痛到快哭了(擦淚)。

COMMENT

ctskcrtvf #EBUSheBA

http://www.ga38oq3e2450p1279ygham2px35wsu31s.org/

俯仰溶解之刻。  -  【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三章之四
ctskcrtvf http://www.ga38oq3e2450p1279ygham2px35wsu31s.org/
<a href="http://www.ga38oq3e2450p1279ygham2px35wsu31s.org/">actskcrtvf</a>
[url=http://www.ga38oq3e2450p1279ygham2px35wsu31s.org/]uctskcrtvf[/url]

2015.06.11(Thu) 16:14 | URL | EDI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