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三章之三

2012.10.07(Sun)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3.只是在生氣(三)
  『提到某個人的話。』曾經,不知天高地厚的土方十四郎對他這麼一問。

  當然只覺得想揍他一拳,沒頭沒腦的說這種話。
  沒揍成,而揍不了一拳的原因是對方過份認真的在問他,他只能僵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你想到了誰?』他這麼說,雙眼專注卻不清楚他在看什麼。

  過了幾年想想,那是專注且癡情的眼神。
  會瞭解這點的我,可能是在來到這地方,重遇了某個人後,才驚然頓悟當初土方所說的意思。

  某個人。
  銀時緊閉雙唇,不語。

  「某個人」的定義很廣泛又含糊,但是一旦被人問起,浮現的影像卻真實地令人不由得震驚。究竟此刻,或是許久以來,佔有心中成份最大的人是誰?
  這就是『提到某人』,套人一句真心話的曖昧理論。

  銀時不敢完全相信這個曖昧理論,但無置可否,幾次出現夢裡那個高中女生的確是他心中的眷戀──那背著他放下髮束的女孩。

  那是夢,也是無法忘卻的回憶。

  她坐在梳妝台前,背對著他放下髮束,鏡內的她臉型漂亮、五官深邃,鑲著淡紫寶石般典雅的淡漠雙眼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她左眼與額頭有著駭人的傷疤,曾經讓美麗的面容狠毒地撕裂的傷痕。

  這個女高中生被養父賣來這地方求生,只是看她痛苦為樂,但是她剛進來的第一天就將臉毀容了。他會知道這件事,只是進房時服務員向他說過。

  這些傷疤讓她不用面對許多人,這樣子的她出現在他面前,只是陰錯陽差的意外,直到進到房內看到許多情趣用品,才查覺到原來剛才的menu是人名,而服務員說的是「女人」。他淡淡想這些無謂的事情時,女高中生的雙手打算解開鈕釦,他趕緊抓住她的手腕,看著鏡子裡的她,搖頭。

  鏡內的女孩子愕視著鏡子,不知所措。
  沒有開燈,房間昏暗,鏡面卻能清楚看著對方眼潭微光,躲也躲不掉。

  我看起來像在嫖妓嗎?他問她。

  來這裡不就是在做這種事。她的聲音和她的爽眼同樣冷淡,喉嚨發出沙啞的聲音,那應該是剛吸過菸的緣故。

  我是個身心鍵全的男子漢,無奈看到妳,下半身還只是個關在籠裡的野獸。他打了個呵欠,躺到柔軟的床上。

  她沒再說話,也不再解開鈕釦,姿態優雅且愜意地坐到他的身邊。

  她說,那還真可惜,遇上我這麼沒有魅力的小女生,籠子開不了呢。
  說著卑微的話,她卻笑了。


  銀時睜開眼,彷若跑了場回馬燈,數年前的事記憶猶新,連舉手投足、一絲一毫的情感變化都沒有忘記,烙印得極為細緻,同時也帶來了痛楚,那就是至今都未能平熄的情。
  有時候都該問問儲藏回憶的腦袋,到底是想把這段回憶複印幾次才不怕回憶損毀或消失。

  他用手輕觸傷處,傳來的疼痛讓他不由得咬緊牙關,待劇痛消去,他方能鬆口氣並嘆息。

  「月詠那傢伙……」也不會好好照料傷患嗎?不是保鍵室”阿姨”嗎?
  銀時看了看四周,與他睡著前的樣貌差不多,就是少了坐在沙發上那隻孤傲的貓。

  「坂田先生!」相貌清新脫俗的女人推著輪椅,臉色蒼白的打開門。
  「是日輪啊,怎麼?臉色很恐佈喔……」銀時艱難地坐起,全身痛得令人受不了。

  「……」日輪張嘴卻吐不出話,梗在喉嚨所發出的聲音連銀時聽了都難受,但她沒講出一字,就闔上了嘴。

  銀時站了起來,拍過日輪的肩,「說真的,妳們真的很會惱火人。」

  「我們……?」

  日輪回過頭,已經不見人影,僅僅留下他所說的「惱火」,以及沒說出口的愛憐。



  +



  3Z導師銀時,今日請假,原因不詳,頗有臆測的空間,因此今天閒聊家常的話題總是圍繞在這件事情上。

  神樂與沖田沒有將昨天所見公諸於事,雖然說是要敲詐老師一筆,始終也只是玩笑話,更何況他們並沒有找出真相。

  有可能是銀時鬧酒瘋,月詠覺得比起丟警察局,丟給夜店去敲他竹槓更有用也不一定。
  神樂得意洋洋地對沖田表達她的猜測,昨日賓館真相。

  沖田把玩魔術方塊,解到一半他動作停頓片刻,思考完又繼續解下去,「妳好像挺在意這件事的?」

  「因為是銀醬嘛!」神樂笑得一口燦牙,讓沖田又停下動作,甚至放下魔術方塊,身軀往她欺近,神樂則不斷往後,最後緊貼著椅背,「怎怎怎怎怎樣?」

  「我有點吃醋。」沖田露出溫文笑容,卻教人看得不寒而慄。

  「那你、你可以後退點講阿魯!」
  「妳若有辦法讓我消氣,我可以後退。」
  「我哪知道……」
  「妳哪不知道,我這麼容易滿足。」

  「……」神樂眨了眨眼,最後低下頭,不再目視他的眼睛。

  「居然採用最下策來……!」沖田沉下來的臉頓時轉為驚愕──當他發現背部輕輕且帶有微懼地抓住,低下頭的神樂若有似無地靠在他的肩上。

  沖田對於瞬間就臣服的心態,深刻感受自身的渺小,沒想到容易滿足的程度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容易」。

  他伸出雙手,輕柔地環住她,作以男人該有的回應。

  神樂突然背一縮,整個人跳出他的雙臂,滿臉通紅地來回看著教室四周,確定沒什麼人在理他們,她才坐回位置,卻以不斷碎語來撫平內心騷動。

  「他們應該習慣了啦,要不每天都給我踢一記後腦勺,我痛他們腿也疼啊。」沖田重新拿回魔術方塊。

  不過,我好像越來越不習慣妳。沖田於心中補充。

  「……你覺得銀醬會不會有事啊?」神樂看向寫著自習的黑板與缺少白髮死魚眼的國文老師,眉心緊了幾分。

  「不會有事,妳別胡亂擔心。」沖田來回檢視方塊六面是否拼成同一色面,發現顏色突兀幾顆小方形,皺起眉頭,再度旋扭方塊。

  「你怎麼知道?」神樂追問。

  「我不知道,妳也不會知道,但我們都知道他很厲害。」沖田斂下血紅眸子,丟下方塊,拿起看到一半的小說。

  「可是每次銀醬這樣消失,都是因為遇到什麼事,我……」神樂眼珠子不安地周旋遊移,似乎過往歷歷在目,讓她更顯焦慮。

  「妳想做些什麼嗎?」沖田仍鎮定地回應她的話,邊翻閱手中的書。
  「我想去找他阿魯。」神樂這麼說。
  「妳在詢問我的意見嗎?」沖田闔上書本,抬起頭。
  「總之我要去找銀醬!」神樂握緊雙拳,固執地再說一次。

  「既然決定了,妳就不要詢問我的看法。」沖田掌下托著下顎,盯著她看。

  「你不跟我去?」
  「……妳倒是挺過份的。」沖田冷淡回應。

  神樂凝視沖田一會,神態沒有異狀,她卻感到不太舒服,「你看起來怪怪的阿魯。」

  「我不知道你看我看到哪去了,哪怪了?」沖田白了她一眼。

  「是我誤會嗎?」神樂這麼問,沖田沒再理會她,她感覺自討沒趣,手伸向抽屜,尋找下一節課的零食,抓出來的是一條醋昆布,還有一張相片。

  這麼久,我還想說不會來了。神樂鼓起臉頰,偷覷相片的輪廓,一樣是沖田總悟,穿著一身黑色西服,臉色很臭,嘴角下垂到好似要垂到地板,看向墓碑時,眼睛沒有淚水,卻有滿溢的哭意,令人心生憐惜。

  翻到相片背面,寫著:想要讓他哭,就讓他多氣幾次。

  神樂看向沖田,似乎以為還在等待答案的沖田嘆了口氣,殊不知神樂腦中佔滿了另一個問題:


  ──你,為何不哭呢?


  沖田像是在瞪視,眼中卻是一點也沒有魄力的無可奈何,他說:

  「我只是在生氣。」



  +



  「你最近好像挺高興的?」阿伏兔咬下剛買回來的咖哩炒麵麵包,看向坐在窗檯上的神威,臉色蒼白卻感覺意外的生氣蓬勃,那一年到頭的笑容在這十幾天來更加燦爛非凡,讓阿伏兔看了寒毛發直。

  神威嘴角更加上揚幾分,發出雀躍的疑問聲,「咦──果然看起來就是這樣的嗎?」

  那個『咦──』的雀躍音調是怎麼回事?阿伏兔感到一陣反胃,或許該說是不祥的預兆。

  「怎麼說呢?阿伏兔,我不知道該用什麼字眼形容『我真是越來越喜歡我妹妹了』,告訴我一下吧。」神威笑得樂不可支,場內另一端的阿伏兔卻極端的陷入惡寒。

  「妹控,那叫妹控,我說番長……你一直讓我冷得吃不下中餐。」阿伏兔放下咖哩炒麵麵包,以複雜的目光看向那偉大的領導人。

  「我可以幫你一把喔,把麵包丟給我,然後你嘴巴張開點就好。」神威笑容滿溢的說。

  若這句話在女孩子的口中應該令人心生悸動,然而從夜兔工的這位恐佈學生口中說出,就要準備好被麵包釘在牆上的心理準備了。

  阿伏兔搖搖頭,表示拒絕,同時為了避免對方生氣,只好硬是吞下冷得嚇人的中餐。

  「當神樂像野獸一樣衝過來時,我內心的激動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每次想到都心動不已喔。阿伏兔,你說這種心情該怎麼辦?」

  「……番長,請允許我默默聽下去就好。」

  「哎呀,看我講得喜出望外,你是不是覺得我太耀眼了?」

  「我只覺得這裡很冷,就不要理我的感覺了,番長,說你自己的吧。」阿伏兔自暴自棄的說。

  話一完,阿伏兔放在桌上的手機便響了起來,雖然神威是領導人,但是他並不擅於待人接物,這些溝通事宜全權交由阿伏兔代理──因此這支電話與其說是阿伏兔本人的,倒不如說是神威的來得好,一年到頭響來的都是要求神威做事的客戶。

  明明只是個高中生,卻讓黑道深深依賴。
  阿伏兔接起電話,連客套話也沒有,講了幾句便掛斷了。

  等待回應的神威笑意深深地看著他,他聳聳肩頭,「有個銀魂高校的白髮老師殺去角老頭的老巢,那邊招架不住。」

  「居然連白髮老公公都打不過嗎?」神威笑得樂不可支。
  「不,只是白髮的年輕人……大叔,不,反正就一位白髮青年。」阿伏兔絞盡腦汁想正確無誤的形容詞,卻老是有誤差。

  「算了,這種事無所謂,就是去把那個人打掛就對了。」神威做了結論,從窗檯輕盈跳下,長學生服在空中飄動,刺眼的熱午陽光打在他身上,臉部五官陰影卻顯得更深,這幕看來極為霸氣,令人懾服。

  阿伏兔輕笑,隨之在後。




  「對了,阿伏兔。」
  「嗯?」

  「我應該會超越妹控等級。」

  「話題硬是要繞到這上面嗎?」
  「所以就先去看看神樂吧。」
  「……我喉嚨有點痛,請允許我一路上不說話。」



*Tbc.


怎麼辦神威好像變態──我想打這句話當後記已經很久啦wwwwwww

發了兩篇才講好像有點晚,ch3是銀月部份喔,這對還滿難寫的,可能都是成熟的大人的關係(?)(→一直以來都寫小朋友的清水)

神威明明在ch2還是個正常的(?),結果到ch3就成為變態了w

這禮拜我要趕快把作業都寫一寫,追番追得樂開懷,然後開大絕衝去七萬喔喔喔喔喔喔喔────
(怎麼好像變擺在第三位了...)

COMMENT

ecprevy #EBUSheBA

http://www.g016sh60koii9a5873gl1586ro2b1opts.org/

俯仰溶解之刻。  -  【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三章之三
ecprevy http://www.g016sh60koii9a5873gl1586ro2b1opts.org/
<a href="http://www.g016sh60koii9a5873gl1586ro2b1opts.org/">aecprevy</a>
[url=http://www.g016sh60koii9a5873gl1586ro2b1opts.org/]uecprevy[/url]

2015.06.11(Thu) 16:26 | URL | EDIT

銈广儶銈偨銉?wr 銉夈儵銈ゃ儛銉?涓彜 #EBUSheBA

http://www.cweb.ceteapro.com.br/img/%e3%82%b9%e3%83%aa%e3%82%af%e3%82%bd%e3%83%b3-wr-%e3%83%89%e3%83%a9%e3%82%a4%e3%83%90%e3%83%bc-%e4%b8%ad%e5%8f%a4-

The things other people actually for nike air and the stuff you want trying to do different.
銈广儶銈偨銉?wr 銉夈儵銈ゃ儛銉?涓彜 http://www.cweb.ceteapro.com.br/img/%e3%82%b9%e3%83%aa%e3%82%af%e3%82%bd%e3%83%b3-wr-%e3%83%89%e3%83%a9%e3%82%a4%e3%83%90%e3%83%bc-%e4%b8%ad%e5%8f%a4-2046.asp

2015.06.16(Tue) 01:22 | URL | EDIT

銈广儶銈偨銉?銉嗐儖銈?銉┿偙銉冦儓 銈偪銉偘 #EBUSheBA

http://www.internetdevelopers.com.br/pulic/%e3%82%b9%e3%83%aa%e3%82%af%e3%82%bd%e3%83%b3-%e3%83%86%e3%83%8b%e3%82%b9-%e3%83%a9%e3%82%b1%e3%83%83%e3%83

What Each of us Should Know Around The air jordan shoes Marketing.
銈广儶銈偨銉?銉嗐儖銈?銉┿偙銉冦儓 銈偪銉偘 http://www.internetdevelopers.com.br/pulic/%e3%82%b9%e3%83%aa%e3%82%af%e3%82%bd%e3%83%b3-%e3%83%86%e3%83%8b%e3%82%b9-%e3%83%a9%e3%82%b1%e3%83%83%e3%83%88-%e3%82%ab%e3%82%bf%e3%83%ad%e3%82%b0-5882.asp

2015.06.16(Tue) 01:23 | URL | EDI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