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三章之二

2012.10.05(Fri)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3.只是在生氣(二)

  今日午後,氣溫偏低。
  捲起塵土的聲音隨著放學人潮過後漸漸在校園中起了一次次回音,挾雜操場運動社團的吶喊聲,聽來心裡卻格外索然。

  神樂杵著掃把,暫為休息,才能聽見這些令人不易察覺的聲音。

  但是,她也並非想聽到,身為回家社的她,能放學後這麼久還聽到這些聲音──

  只不過是因為毆打同學外加破壞公物,而被處罰來打掃校長在後山所養的雞舍一個禮拜,為什麼校長拿學生懲處私人所用,神樂就算抗議也沒用,主任提了一句難不成想去化糞池掃掃周邊嗎?神樂只好閉上嘴了。

  造成這些悲傷的事件發生的緣由,全都來自於中午芝麻綠豆大的小事,只是在吃飯罷了,就是吃著沖田做的便當。

  『好吃嗎?』
  『很好吃……唔!』

  可能是過度意識,神樂想到昨日對沖田說:很好吃──也因此,神樂使勁全力痛毆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男性。

  昏死了整個下午,連現在究竟是恢復意識了沒也不知道。神樂沒膽量去看沖田的狀況。
  為了這場不幸的意外,神樂因此揹上毆打同學與破壞公物的罪行。

  講得這麼嚴重,其實也只是我覺得很害羞而已……神樂心中萬分冤屈。

  「算了!我怎麼能在這裡浪費我的青春!」神樂隨意將糞便掃一掃,並將撿到的雞蛋籃抱起。

  這麼大又臭的地方要一個女生來掃實在太沒天理了,我掃成這樣已經超乎懲罰範圍了,對,沒錯,就是這樣子。神樂拼命圓說提早離開的理由,而不只是藉口。

  「不曉得抖S混蛋醒了沒阿魯……這時間應該早被轟出來了吧。」

  所以應該也不用去看他的情況了吧?
  反正也住在隔壁而已,牆壁還被開了洞,回家再去看看這樣應該可以的吧?

  ……不,我在焦慮什麼?

  不知不覺已走到學校的神樂,迎對著蕭索的大門口,參加社團的學生揹著書包離開學校,談笑間、聽不懂的隻字片語,都讓她心臟沒來由地抽痛。

  自己回家也沒什麼的啊,平常不都這樣子嗎?

  神樂抿著嘴唇,覺得喉嚨好乾,風吹得又細又長,好像整個人都要被吹得煙消雲散似的。
  明明就是枯黃色的季節,為什麼會感覺什麼都沒有了呢?神樂被這種氛圍掠奪走一種來自心中很重要的東西,那無法言明的東西。

  好難受,別再挖空我的心臟,這重要的東西。

  好想,跟那傢伙一起走回家。

  神樂低下頭的同時,一隻手從後拍向她的肩,因為驚嚇,滾在眼眶中的水珠冷不防從眼角滑下,往後一瞥,她剎時一片空白。

  沖田總悟。
  這個人為什麼可以像這樣,呼喊後就出現了──?
  神樂控制不住眼淚流出眼框的速度。

  「妳幹麻不等……我……喂,妳、妳這是在哭嗎?」沖田嚇得雙手縮回,五官怪異地糾結著。
  「剛、剛才跑沙進去了阿魯!我沒事幹麻哭!」神樂使勁抹去眼淚遺留的痕跡。

  「是嗎……啊──真是的!」沖田苦惱地重搥自己幾下,發出煩燥的聲音,接著牽起神樂的手,「對不起!」

  「幹麻道歉?」神樂鼓起腮幫子,對哭出來的自己感到窩囊,但是對任由他牽著而感到安心的自己,更是覺得窩囊到家了。

  「讓我道歉就是。」沖田呼吸聲沉長,眉頭深鎖。
  「……我不太懂阿魯,這追根究底是因為我打到你昏了的關係吧?」

  沖田沉著臉,沒說話。

  「嗯……說起來,你最近還滿討打的說,我好像常打你打到送保健室阿魯。」神樂乾笑幾聲,發現這種笑話不適用於現在所產生的尷尬。

  不是說是道歉嗎?為什麼我現在得反過來做找話題、還要配上乾笑的冷門角色呢?神樂掌心緊了緊那隻微冷的手,赫然,沖田驚愕的看向她,雙頰微紅是蒼白膚色的他難得一見的紅潤。

  「怎、怎麼?」沖田聲音有些許動搖。

  怎麼了……是我才想問的吧?神樂困惑地看著對方,幸好終於沒有沉悶感了。

  「你肚子會不會餓?」神樂轉換話題,免得等會又走到死胡同去,找話題耗她百萬腦細胞,腦袋缺養份,自然就要進食。

  「還好,妳要吃什麼?」
  「這個嘛……」

  神樂掃視終於開始有店家的商店街,多種食物混雜的香氣,形成整個街道的溫暖氛圍,讓她的肚子咕嚕嚕的叫了起來。

  ──咦?

  好像看到什麼東西……

  神樂生硬地頭轉回右邊,餘光所瞥見的畫面,腦中瞬間與她熟識的人連結成立,為了再做確認,她尾隨之後從右方巷口的街道偷覷,雙手不自覺舉起相機,按下快門鍵。

  「什麼?」沖田跟著神樂的視線方向看去,兩人同時錯愕的臉龐,在路人眼中看來實在滑稽,因而惹來竊笑聲,兩人卻沒能在意這種事。

  神樂看著相機觀景窗,顯示剛才所見影像。
  沖田一看影像,換得笑得爽朗無比,「不錯啊。」


  月詠扶著銀時進入賓館,相片鎖住了時間,這瞬間並沒有騙人。



  +



  月詠打開冰箱,將冰塊倒在袋子裡,並用毛巾包裹,一連串的動作流利自然,身為保鍵室的員工這是必備知識,但是她現在得努力克制住頻頻發顫的雙手,才能讓這些習慣動作不被打亂。

  她看向躺在沙發椅上的銀時,靠在枕頭上休息,腹部、手腳皆綑著繃帶,看來煞是駭人,地上的白色長袍染了一片血紅,潑濺的痕跡與從內側渲染開來的混雜一塊,就像曾浸泡在血泊之中似的。

  幸而沒有受到致命傷……月詠只能這麼樂觀的慶幸。

  她拿著冰袋蹲到銀時旁邊,將冰袋小心翼翼的冰敷紅腫傷口,銀時因冰涼與疼痛驚醒,反射性地抓住她的手,睜開了眼的瞬間,冷汗直落,彷彿經歷了場惡夢。

  在明白眼前的人是月詠後,銀時斂起兇惡的神色,攫住她的手的力道緩了許多,感受對方傳來溫暖體溫後,他才放開了她。

  「剛才做了惡夢,抱歉,手很痛嗎?」他開口詢問,感覺說話有些含糊,臉上被掄了幾拳後講起話來沒辦法控制,但應該還聽得懂。

  「不,沒什麼,什麼惡夢嗎?跟剛才……」她因愧疚而垂首。
  「無關,嗯……應該也不算無關。」他不太會說明,也不太想說白。

  「總之,抱歉……我沒想到你會過來。」月詠斂下眸,沉思半晌,她抬起頭,「下次別這樣了,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

  「我說妳……」銀時深呼吸後,繼續說,「妳的事妳處理,別人的事妳也處理,就不容許別人來多管閒事,是嗎?」

  「你說話沒頭沒腦的,有點情緒化,腦袋撞壞了嗎?」月詠聽不大懂話中之意,話裡甚至帶有憤怒與酸味。

  「算了,暫不提妳這惱人的點,我問妳,妳究竟被角老頭那票人坑了多少錢去?現在為什麼還想要把妳整個帶走?」銀時不悅嘖了聲,將話題轉向問題處。

  月詠閉著嘴,不打算說,這就像被騙了多少錢卻不願說白的心理是一樣的。

  「妳從頭到尾,知道妳是被騙的嗎?」

  只是不願意去想。月詠思付要是這句話說出口,可能只會惹得他更火大吧。

  「算知道。」

  「但是太心軟。」銀時立刻接話,一聲長嘆,「那些女人非親非故,還是日輪的業界敵人,別人哭著要墮胎費就全給出去了,妳沒那麼笨,那又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問題,讓月詠低吟沉思起來,審視內心,她當時為何能夠無奈之下答應無理的要求?明明是覺得她們在騙人錢財,卻義無反顧跳火坑。

  可能是這樣吧。

  「懷孕……」月詠喃喃低語。
  「什麼?」

  「墮胎這種事,你不懂,我很難說明白,我……很不喜歡,但是又知道她們這行的無奈、無助,心想若能真的幫助幾分也好,就像見到路上乞討的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還是會給他們些許錢,可能吧。」月詠說完,卻因為這番話好似笨蛋的藉口而自嘲地笑起來。

  「笨蛋。」銀時直接說出口。
  「……」
  「大笨蛋,笨死了,傻子。」

  「……你也罵得太過火了吧!」月詠不滿地將冰袋用力往銀時臉上鑽,後者痛得叫出聲,「也會痛啊?那就不要一直往火裡衝!」

  「這話原封不動奉還給你!」
  銀時搶過月詠手中的冰袋,自己冰敷,見他又臉色微慍,月詠只好坐遠些避難,抱著順手拿走的沾血的白袍。

  銀時輕聲嘆息,「我是不可能不管妳。」

  「……」

  月詠覺得該說謝謝的她,卻是想順應心情,在他懷裡痛哭的自私感到很丟臉,只好將臉埋在白袍裡,不敢發出些微聲音,怕輕至連眼淚滴落的聲音都會被察覺。

  你不要管我!



  +



  「哎唷,未成年可不能亂來呢!不過姐姐我呢,還是可以先跟你們套好交情,提供一些方案,長大了再來找姐姐,姐姐算你們便宜。」櫃檯小姐長得漂亮,抹上豔麗的彩妝,穿著露而不過度,反而增添性感嫵媚,不過這份性感加上笑容,卻讓神樂退卻幾步。

  「不、那個……」神樂尷尬地想解釋,立刻又被櫃檯小姐的話打斷。

  「哎,這年紀總會想嚐嚐不一樣的,姐姐當初我也是這樣喔!不過嘛,長大點再來會比較好啦,弟弟聽到了沒有?」

  「嗯,聽見了。」沖田乖巧地頷首。

  ──聽見你個頭啊!
  神樂忍住踹飛他的衝動,將他拉到一旁竊語,「這裡進不去啊,那要怎麼偷看到銀醬在哪啦!」

  「很重要嗎?」沖田勾起左嘴角,冷笑聲,「關鍵性相片都拍到了,不怕賣不出去!」

  「你滿腦子都裝這種東西嗎?……雖然想法不錯阿魯。」
  「是吧,妳無愧於沖田女友的名號。」
  「沒有那種名號。」

  「唷,這下學會冷淡吐槽了嘛,我真是調教有方。」沖田一臉笑容,溫柔摸著她的頭髮,「不過妳素質也不錯,M素質。」

  「我看你最近老會被我打暈,是你自己的問題阿魯。」神樂閃避在頭髮上胡鬧的手。

  沖田笑了幾聲後,巡視起四周,監視器、通往內部的狹小長廊、櫃檯,走近化妝室能看見員工休息室的門牌。

  他走近幾步,便被櫃檯小姐喚住,「那裡不是房間喔,要看看的話姐姐可以帶你們去見識一下喔。」

  應該就在那裡。沖田停下腳步,回頭給予櫃檯小姐一記惹人憐愛的笑容,「只能看不能用就太讓人難過了。」

  「弟弟常用這招招搖撞騙對吧?留個電話,過幾年幫你介紹工作。」櫃檯小姐笑得樂不可支。

  說得真有道理。神樂聽著對話,白了沖田一眼。

  「姐姐這話就不對了,我從來不對心上人用這笑容喔。」沖田特意看了眼神樂,此眼讓她臉蛋一熱。

  「哎呀,姐姐間接被打入路人名單了。」
  「不好意思,我只留好吃的部份給她。」

  你們一來一往的故意的故意的!神樂捏緊雙拳,用力奔出門口。

  「她害羞,很可愛吧!」沖田忍不住大笑,指向一溜煙跑出大門的神樂。
  「真的。」櫃檯小姐與沖田從此有了最真摯的共識。

  「不過,小女朋友情感太豐富,你還是好好綁住他喔,這可是不太好的事。」櫃檯小姐笑瞇眼,「這是姐姐的誠心忠告。」

  「明白,不過我應該沒機會逃開她身邊,所以電話就不留了,再見。」沖田揮手道別。



tbc.*

目前突破草稿六萬大關(擦汗),持續爆字數中,真是首次寫這麼長篇。
進展一直頗慢,抓節奏真的很難呢(抓頭)。

然後,秋番出來了──可惡喔,我的惰性又再擴增──(→煩)
期待秋番的每天都是好日子,想追的居然幾乎每天都有了w

COMMENT

xvnoejiyv #EBUSheBA

http://www.go5xor4b8d71bs40ml6rt322w1j6s450s.org/

俯仰溶解之刻。  -  【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三章之二
<a href="http://www.go5xor4b8d71bs40ml6rt322w1j6s450s.org/">axvnoejiyv</a>
[url=http://www.go5xor4b8d71bs40ml6rt322w1j6s450s.org/]uxvnoejiyv[/url]
xvnoejiyv http://www.go5xor4b8d71bs40ml6rt322w1j6s450s.org/

2015.06.13(Sat) 02:15 | URL | EDI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