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 】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二章之六

2012.09.19(Wed)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2.跟蹤狂的原則(六)


  乾捲的葉片劃出風的弧度,宛如溜滑梯從樹梢滑下,在地面滑行幾米後,旋了幾圈,最後以優美的姿態停擺於石磚縫隙。嵌入泥土的石磚間的狹小距離是打掃區域的難處之一,小樹葉不分季節總是擠在之中,若是遇上雨季,特別難清理。

  難以接受的情況就是當拄著掃把準備狂掃隔夜落雨所造成的困境之時,雨滴接二連三穿梭稀疏枝葉。尚未反應過來,下場就是淋成半隻落湯雞。

  神樂望著陰灰色天空,淋得頭髮半濕,衣服也溼了一半,還能忍受的範圍。
  早上在濃霧中一絲薄陽或許就是給了雨天的預報,何況昨夜也下了場大雨,現在時節會不會落雨我就不是很瞭解了,神樂淡想,反正我也不是討厭雨。

  看著天空,漫漫細雨散亂落下,不見天日的厚雲壓得很低。
  不討厭雨,但是心情總是會被影響。

  不,應該不是雨的關係。神樂心想,那在昨天發生的事情。
  到底什麼時候失去意識,醒來時居然發現被抖S混帳擁著……

  『耶?』
  『終於醒了嗎?妳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沖田的聲音很微弱,還有苦笑。
  神樂正想說話的時候,沖田已經放開了她……

  接著,捂著腹部,倒下。

  為什麼會這樣──土方解釋說,是妳揍了沖田,那絕對是妳的全力,他撐到現在才暈過去也算意志力堅定了。

  我居然失去意識,看來我真的氣到最高點了吧。
  然後失去意識的我,揍了那傢伙……。
  要是沒阻止我,那些女生是不是就逃不了……我……

  神樂腦內晃過模糊卻令人悚然的笑臉,輕柔地揉摸她的髮,對著她輕聲說話。

  ──這樣我………………知道了嗎?

  不,別想了。神樂大力搖搖腦袋。
  總之,抖S明明沒做什麼,卻落得出氣筒的殘忍下場,害得他整個早上都躺在家裡沒辦法上學,我回家得去道歉陪罪才是……

  神樂拭去髮梢落到臉頰的水珠,隨即打了個哆嗦,雖然還能忍受,但是免不了身體仍感到寒意的事實。
  再加件外套好了,我沒有其他衣服可以替換了。神樂縮起肩頭,走往教室,盤算要與誰借件外套來穿。
  打開教室門,神樂發現一件事,那就是下節課是烹飪課,沒有人在教室,已經上課了,自然是沒有人。而且因為天氣變得更加溼冷,教室內沒有留下外套。

  烹飪教室得去另一棟上課,得在沒有遮蔽物的情況,面對冷颼颼的風。
  神樂嘆息,想到要這樣子衝去烹飪教室就教人心寒,但是不去就吃不到熱騰騰又好吃的食物了──先不管究竟成品如何。
  沒有防備的背後,赫然被裹住,神樂嚇得全身僵直,一瞬間腦袋發麻,還驚慌的想這麼個白天也有鬼貼在背後。

  「雨的味道。」沖田的聲音。

  「你怎麼會在這裡!?」神樂神經鬆了幾分,卻發現該躺在家裡休養的人現在無故出現在教室,還搞了偷襲。
  「嗯……」沖田悶聲於在她溼淋淋的肩頸,惹得她渾身僵硬。

  他的氣息太熱,還是她的背滾燙得嚇人……

  「……那個……」神樂尷尬地說話,思及愧對於沖田,他沒辦法就輕易打罵他親密的舉動,何況背對對方的好處,她一些道歉的話,也較能說得自然些,「對、對不起,那個……」

  沖田抱得更緊,唇部貼著她的頸部,溫熱呼吸弄得她皮膚酥麻,心頭有點癢,腹部些微發熱。
  過了半晌,沖田才發出輕柔的聲音,「這算是我的錯,長得太帥了。」

  用這種聲音在稱讚自己嗎……神樂笑得嘴角一陣陣抽搐。
  「是那些女人眼瞎吧?一個個都是蠢蛋嗎?我可是快被玩死了阿魯!簡直災難不斷!」

  沖田鬆開擁抱,正對著她,莞爾一笑,「所以啦,怎麼說也都是我說對不起的吧?嗯?」

  「呃……你變得有點過度噁心……」神樂面色糾結。
  「哎,居然把溫柔說成噁心,男人心會碎裂的。」

  神樂憤憤指著沖田,如此主權控制強制轉移到她身上,「……啊!真是的!一直被你顧左右而言他,煩耶阿魯!就算你這白目覺得是自己的錯,我還是很愧疚啦!快給我說一下彌補方案!」
  沖田看著神樂,仔細看著對方靈動的藍眸,與之前所烙印眼底的眼睛簡直是天壤之別,就像換了對眼珠似的。

  裝著「什麼也沒有」的眼睛。


  ──唉,我都提醒過了,卻也沒想到校區不同的他們,還是會突然遇見。
  銀時對著仍躺在床上暈去的神樂做聲嘆息。

  抱歉。沖田意會銀時這聲長嘆的含義,之前所說的事沒能做到,他道歉。

  『也不是你的錯,但是現在與她最親近的你能做到一件事,也許,就能避免了……』銀時輕摸神樂的髮絲,苦奈的笑了。


  『──別讓她覺得寂寞。』



  「幹、幹麻一直看阿魯……」神樂被看得臉上一抹蘋果紅。
  沖田驚覺方才的失神,面對神樂羞赧的神態,他裝似苦惱,並笑了笑,「既然妳這麼說,那我就說了──」

  神樂難得乖巧的點點頭,繼續聽著沖田的話。


  妳以後有什麼難過或氣憤的事,不能給我憋著,給我老實說。
  我佔有慾很強,屬於我的,就是女的我也不允許。

  妳做什麼都可以,但是要記住我生氣時,要以我為優先順序,哄到我高興為止。

  我說過的話要記得,要相信我,更要相信我不會離開妳,因為我很專情。

  給腦袋魯鈍的妳一點提示,我生氣時通常代表妳讓我吃醋了。
  我所說的每句話發自肺腑真心,我說喜歡妳,就是代表妳要給我好好的撲過來求我幫忙。

  貴為女友,偶爾也給我點回饋吧,沒個允許我可是雙手舉高不敢動作的。
  嗯,提到這個小指誓言,貴為我的愛人,給點提醒一下,請務必在家裡好好的穿著整齊,裸露肌膚是件危險的事,我說不會亂碰妳,但考驗男人的理性,長期的我可就沒把握了。

  想讓我吃掉,方法有很多,要自制一點喔,視情況我會吃乾抹淨的。


  「以上,做為彌補,妳只能點頭答應。」
  沖田展露燦爛笑靨,神樂聽了兩頰越來越鼓,臉越來越紅。

  「來,給我點回應,我才知道妳的歉意啊。」沖田微低身,笑意深深。

  老娘稍微有點歉意,你就給我開起染房來啦!
  神樂爆起青筋,伸手向他抓去,揪起衣領,用力地咬囁頸子,一開始只是表達怒意,卻漸漸的,難以形容的濃烈氣味散發,被咬者鼻息漸重,被這種氛圍所驅使,神樂一頭熱,無法克制。

  突然,沖田捏住神樂的鼻子,拉開她,他眼神迷濛,望著她,吐息深重。

  「這是什麼妳知道嗎?」他詢問她,指腹磨著她的細頸。
  「咬脖子阿魯。」

  「……」沖田眼神瞬間多了份理智,然後,深深嘆息。
  「幹、幹麻啦!我說得沒錯啊!」神樂大聲抗議那份嘆氣的含義。

  「……算啦,我以後再慢慢教妳,妳要記得,像這種情況呢,就是打算讓我吃掉的舉動。」

  沖田邊說邊欺近她的頸子,對準她剛才咬下的對側,舔了一次,「懂了,就點頭。」
  腦袋剎時一片空白,甚至連要懂什麼都不知道,神樂卻聽從指令,微微點了頭。



  「乖……」他滿足地一口咬下。



chapter2 fin.*


分節po有點困難,導致字數分配不平均。
chapter3會過段時間再釋出,我ch4還在緩慢產出(哭)。

很怕文風連結上有問題,這時就想罵自己為什麼文風可以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改變。


推理一向是喜愛之一,不過真的要寫卻寫不出來(沒那個腦袋嗎?)。
因為喜歡所以還下手買了福爾摩斯探案全集(上下冊)呢。
慢慢鑑賞中。

冰菓的動畫也完結了,後面幾集的小品文總有點遺憾,原以為最後會用爆點故事來做結尾,嘛,用這種方式當愁悵的尾聲倒也別有一番風味。
奉太郎還真的是臣服了,不過我卻對這對CP沒什麼感覺,真奇妙。
(光是聽老哥在唸CP我就沒什麼食慾了→這人老哥話很多)

正式開學了,不知道處室打工會不會成功(抖)。

COMMEN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