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二章之四

2012.09.05(Wed)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2.跟蹤狂的原則(四)




  「我在和妳說話呢,妳聽清楚了嗎?」
  「聽到就答腔,現在是順我意的時候,我可以考慮讓妳少挨幾拳,也可以考慮讓妳被拖去施暴。」
  不堪入目的話語從幾名姿態高傲的女學生口中吐出,倒也合襯這份骯髒。

  啊啊,怎麼去廁所就變這樣子了啊?真希望能在廁所完後這些人再出來,這樣來個上完廁所,還沒洗手給她們一記攻擊這樣也不錯啊。神樂苦惱於膀胱尿意的緊繃感。

  被抓到這種鬼地方來,應該是倉庫吧?從窗戶逃走呢?不,窗戶雖然夠大但有點高……話說,廁所究竟有沒有在附近啊?
  算了,趕快解決好了,神樂掃視周圍環境以及對方人數,有五個人,真是大陣仗,不良少女和看來乖乖牌的,懷著樹大便是美的氣勢,煞是面目可憎。

  神樂感覺這比廁所的味道更加強烈,五感都相當不舒服。


  「不要再和他走一起!」

  他。神樂再度回想起這些人的目的,這個「他」就是指沖田總悟。
  打自鞋子被丟掉那天,之後的紙張恐赫、惡意撞人、還算輕微惡作劇到今天,終於是忍不住殺氣親自上門來討債了。神樂大略數了下從幾日前的女友宣言到今天究竟被人惡整了什麼事。

  我居然還以為是有人討厭那抖S,想想真是太白癡了!

  「到底有沒有聽到,給我答腔!」對方的聲音刺耳尖銳,神樂耳朵處在不舒服的時間有點長,耳膜開始疼痛。

  而且從一開始就把罪都怪在我身上,神樂微怒,我可是受害者,為什麼搞得像我是加害人似的?
  死S,看我怎麼整你整回來,再扳你另外九根手指頭,有夠氣的。

  神樂想歸想,這些小事說出口,大概會造成某些影響,所以她不曾提及這些事,這些事沒有必要造成生活上的影響,沒有必要造成「改變」。


  ──所以才容忍。

  轉為向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的戰略,是我所做最大的退讓。面對即將發火的時候,這兩句話是讓神樂忍耐下來的良藥。

  「唉。」
  終於發聲的神樂卻是嘆了口氣,並淡定地將視線擺往一旁,這旁若無人的泰然讓其中一名女學生大發雷霆,扯起神樂的頭髮,扯得她疼,但她沒叫出聲。

  「……」

  這些人為了什麼點小事,就來點多人霸凌,把人壓在這種地方恐嚇?
  神樂不能理解為什麼能這麼做,只知道原因,沒想到一生中會遇到這種事。

  妳們迷戀那傢伙,連為什麼迷戀都不知道吧。
  妳們看上都又是什麼?

  當那傢伙說出妳們夢寐以求的那句話──

  『這次,我想一直一直待在妳身邊。』

  雖然不想當面承認,但我確實有點生氣了。



  那是借代,我是某個人的借代

  你們全沒仔細去看那個人,怎麼會感受到一個人的優缺?


  我為什麼會對這樣的人容忍?



  你們──……


  她說:

  「你們這點小事只是為了一個人,那個你們一點也不熟諳的人。
  你們認識他,但瞭解他嗎?我可不敢說我瞭解他,我只是很生氣那傢伙,居然無禮到這地步。
  只看著一張臉皮就癡迷的妳們,還真幸福。」

  神樂筆直地看著對方,從任人宰割到吐出這般話來,對方因而有些驚愕,為了彌補愣住的氣勢,將她的頭髮扯得更用力。


  「妳、找死!」

  神樂仍看著她,「我對自己說能容忍,但可沒說我不能做,我沒有做不代表我做不起來。」饒舌的想法,連到最後要表達什麼也都有點含糊。

  簡言之──別把我當病貓。

  對方仍在疑惑的同時,神樂筆直揮出一拳,迅速而冷靜,揮出的直線劃出一道風,女學生的髮絲飄起,彷彿能聽見拳頭擊中骨與肉的悶聲。



  但是沒有。

  「呀啊──……?」女學生的尖叫益發薄弱,因為她發現身上並沒有一絲疼痛。

  拳頭停在女學生的唇皮,嚇得流下嘴角的唾液沾上神樂的手,眼下情況卻不容誰喊聲:真是噁心!
  神樂收回拳頭,整理好被拉扯過的頭髮,向對方伸出手。
  拉扯神樂頭髮的女學生不能理解,仍驚魂未定,臉色微白。


  神樂冷哼一聲,指著地上的髮飾,「我可不想打女人,把我的髮飾撿起來。」




  
  「啊咧,爬錯地方啦。」

  熟悉卻不是想像中一樣的聲音,乍然出現窗戶。

  神樂驚愕的望向窗口,回憶中的人與眼前的身影在腦中不斷重覆交疊,錯亂且過於震驚的事實讓她只能愕視著蹲在窗口的男人,與她相同顏色的髮絲吹向臉頰,紅辮子垂在肩頸,與回憶一樣的是那抹總是掛著的笑容。





  那是,神威。




  神樂只能看著對方,就像被奪走聲音似的,張嘴卻吐不出聲音,漸漸的,她發現內心的空白正在擴散,視線越來越遠。

  遠遠的,連在看些什麼──……




  「哎,真是的,我又迷路了。」神威苦惱地搔搔臉頰,見牆角窩著一群人,從窗口跳下來,「妳們──知道哪裡有……」


  突然,一個踢腿劈向神威。


  「──哎……噢!是妳啊。」神威單手擋下踢擊,對方空眸宛若水缸,一滴渾濁的色彩漸漸在瞳中渲染,神威內心激起些許激昂。

  原來威脅神樂的女性見狀,慌亂驚叫逃跑,唯恐下一個揮向自己。
  神威確實被吸引至連旁邊的事都沒注意到,他相當誠懇的給予面前的攻擊者讚賞,「也長成一個好女人了嘛,神樂。」

  神威接下神樂下一波攻勢,並制住對方雙手,手指輕撫她白嫩的臉頰與髮絲,「這樣我才會比較喜歡妳的嘛,知道了嗎?」

  「不過我還有事得處理呢,改日我再來見妳吧。」神威留戀地繼續撫摸臉頰。


  神樂揮開摸在臉上的手,眸子越深越不可見的藍,是與海底之黑相異的白。





  一片純白的地方。



  +



  要去哪裡嗎?

  等會就會回來了嗎?
  為什麼不看我一眼呢?

  吶,那__去哪了呢?為什麼老師叫我和__先待在_裡?

  那__要去哪裡?



  快告訴我啊,__!



  不要越走越快,我跟不上……





  吶──











  我會在_裡等__和__回來的!









  沒有回來。
  為什麼__沒有回來?

  我在_裡等著,卻還是沒有__和__坐在餐桌上。










  只剩下我一個人,還在慢慢等。

  我再等等看喔。









  其實幼小的我,早就該知道了。



























  ──最後一定是我,永遠再也不想看到的人──




Tbc.*


動作描寫真的是太難了,我不忍說自己的詞窮了。

房間冷氣機壞了快要一個月,像修行似的待在房間修羅──沒有更適合的環境了(融化)。
可惡,快逼死我的腦細胞,來啊!我還能繼續戰下去
(說歸說,躺床睡覺和看影片的時間還是很多)

夏天真的好熱啊──我居然還是夏天的孩子嗎
運個動再去洗澡好了,好熱──

COMMEN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