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二章之三

2012.09.05(Wed)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2.跟蹤狂的原則(三)





  人與人之間溝通的力度與連結,在校園中快速串起了網絡,資訊交流的時代從久遠以前就以這樣的形式定下根基,在以此堆疊發展成Internet,散播資訊更加快速。

  以上做為前言,以證明神樂未經思考下的一句話,迅速於周末假期兩日傳遍校園,明明沒有上學卻能夠做到如此地步,清秀俊臉搏得女性喜好的沖田所造成的八卦影響力,實在讓神樂深感佩服。

  莫名被人丟了鞋子後,經過這幾天,還沒遇到更糟糕的事,惡作劇等等都還能夠忍受。但是,神樂鼓起勇氣,現在所要面對的就是3Z。

  沒錯,明明消息靈通得不得了的這個班級,卻直到五天後才被志村妙在閒話家常中,無意間被提了出來──也就是神樂與沖田有著不可告人的關係。

  神樂雙手交疊於胸,椅背傾斜,以兩個支撐點維持平衡,兩腳抬至書桌,刻意迎造出淡定姿態,卻在別人難以查覺的大大圓圓的眼鏡下,兩眼不安份地想尋求一個安心之處躲起來。

  眼前正是一群人發出複雜多元反應的3Z班級學子。

  「咦!我還以為只是謠言呢,不過聽到也不意外啦!恭喜你們啊!」新八說。
  「那男人只有一張娃娃臉,神樂,好眼光就要像我一樣!不過可不允許妳搶阿銀!」猿飛說。
  「喂,叫我老師,還有我反對師生戀。」銀時說。
  「拉攏到惡勢力的主力之一,對我實在有利!神樂同學妳真是做得太好了!」桂說。
  「看你們一天到晚打打殺殺的,究竟是什麼因素讓你們進展呢?肢體接觸嗎?」九兵衛問。
  「阿九,怎麼說著就亂摸了?」志村妙笑說。
  「我也要──噗噢!」近藤的話中斷了。


  面對不斷逼近的壓力,神樂微啟唇,身為教室目前話題主角,此張嘴立即造成目光投射於她身上,被這麼壓迫,正想說些什麼也就硬生生的梗在喉嚨,呈現教室靜謐無聲的狀態數秒,神樂感受偌大壓力,冷汗直流。

  我是要說些什麼啊,我想不起來了,大家還真的是都盯著我看……

  打破僵局的是教室門被拉了開來這短促的聲音,曙光乍現,神樂發出求救訊號往那道光源望去,但是她的希望瞬間枯竭。

  「……你們是在看什麼?」沖田疑然的循視教室,不過是進個教室便被一堆眼睛盯著看,像是看著奇珍異獸似的。

  神樂簡直都快哭了,這時候你進來幹什麼!

  所有人目光跟隨沖田移動,當事人倒是滿不在乎的走到位置上,指著四周的人,看向神樂,「他們吃春藥嗎?幹麻一直不分男女老少都盯著我,一副要吞了我的樣子?」

  「你是白癡吧。」神樂對於沖田這思考只能下此結論。
  「哎,做白癡的女朋友這樣不大體面呢,讓我變聰明點吧。」沖田手托下顎,朝向神樂滿臉笑意。

  此話一出,在場的耳朵聽得一清二楚,想證實是否謠言的自然散開,不想被閃光彈閃到的自然走開,所剩下的只剩當事者沖田與神樂兩人。

  「……你是在幫我解圍?」神樂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是心理壓力的確減輕許多。

  沖田搖搖手指,專注盯著微鬆的繃帶,似乎沒聽進去神樂的問題,搖了搖,繃帶突然掉落,看來綁得不夠緊,他再次將繃帶拉開,因為裹了一段時間,繃帶捲曲皺折,應該要換新的,沖田卻想再重綁一次。

  「你去換新的阿魯。」神樂扯住沖田的手,語氣煞是認真,語畢後連自己都嚇到了。
  「那,妳幫我換吧。」沖田順勢牽起她的手,向教室走出,動作輕柔,沒有任何霸道,只要神樂願意,隨時都能掙脫那只微冷的手。

  神樂沒去想明白沒掙扎的理由,被手心溫度控制住注意力,她說,「你的手有點冰耶。」
  「嗯……可能最近身體不大好吧。」沖田回答的語調很淡,不像刻意,卻讓神樂不大習慣。

  覺得他講話有點輕,是我誤會嗎?神樂對於對方的語調,不禁朝往這幾天拿到的相片做相關連結。
  說不定只是我誤會,以前打架都不曾有這種感覺。

  可是,現在做為男女朋友……不不不不不對,更正,是他單方面說的男女朋友……呃,但是我早上也說出了女朋友三個字……嗚噢!不不不對,那是口誤!

  神樂不斷搖頭,搖到沖田都感受到,他停下腳步,雙手按住她的頭,「這顆頭我還滿喜歡的,別把它搖壞了。」


  說完,又牽起神樂的手。

  神樂嘆了口氣來讓心裡鎮定些。

  低頭看著不斷被身體撞開的相機,餘光能見手牽著手的畫面,神樂拿起相機,笨拙地開機,沒有左手輔助,調焦段相當困難。
  好不容易拍到一張,卻因為沒調好快門與光圈,影像搖晃,曝光過度,兩隻手牽著的部份光亮透白,只剩小指頭與手腕清晰幾分。

  想努力再拍一張,沖田突然轉過頭,神樂慌忙扳下OFF鍵。

  沖田的茶瞳上下遊移,不斷看著神樂的些許尷尬的臉與相機,笑出聲,卻沒多說什麼,走進保健室。


  「老師。」沖田突然說話,刻意且早就知道似的──保鍵室的月詠肩頭一震,明顯嚇了一跳。
  「是你啊……怎麼了?」月詠揉揉肩頸。

  這話怎麼好像常見面似的……神樂疑惑,也可能是這傢伙常常來換繃帶吧。這麼想後神樂覺得合情理。

  「換繃帶,讓她換就可以了。」語畢,沖田熟練的從一旁架子拿出繃帶,坐上床鋪。
  「那麼我,去吃點飯吧。」月詠思考半晌,提起手提包,這思考的樣貌相當誠懇──誠懇的表示先離開一下別打擾學生們甜蜜。

  神樂汗顏,怎麼一副被沖田抓到什麼把柄的樣子。

  「啊呀,剩下我們兩個了。」沖田笑了起來,相當從容自在。
  「你一副把保鍵室當自家的樣子阿魯。」神樂接過繃帶,兩手一攤,「還有,我可不會包紮,你最好讓專業的小月老師幫忙。」

  「沒關係,我想要妳替我包紮。」沖田回答的相當肯定。
  「我該說什麼阿魯……」感受到心頭一暖,神樂反而有些洩氣了。

  「妳沒話跟我說啊?」沖田傾頭望著她。
  「罵你的嗎?那我可以跟你講個一下午阿魯!」神樂白他一眼。

  「唔嗯……真的沒有嗎?我很希望妳跟我說的。」
  沖田此刻認真的神態,當然不允許神樂再多說一句白目的話,她思考半晌,然後搖搖頭。



  沖田大口嘆息,說話很輕,有份無奈,「我很喜歡妳的,妳可能沒認真懂我這句話。」


  「……你真是肉麻阿魯!」神樂不敢過度反應,沖田說得何其認真,自然不造作,就因為如此,神樂不敢深刻感受這句話的份量,輕輕低首。

  「再肉麻一點的話,嗯,我還想說,其實我很高興妳居然當眾說是我女朋友。」沖田戛戛笑著,笑聲帶些不曾聽過的甜蜜。

  「那、那是口誤!」
  「也沒什麼關係就是。」

  我一定又臉紅了……。神樂不禁嘆息。

  「而且這樣不用我再費什麼心思了,妳都自爆了,這下子我就可以不顧時間場合繼續黏在妳身邊啦。」沖田伸出骨折的手指,笑容可掬,「可不能出爾反爾啊。」

  「你一定是故意的吧?……這樣很好嗎?可是從家裡到學校全天候看著一樣的臉,我都快怕了阿魯,而且還是……」神樂故意施力,對方感受微痛到,卻沒有縮回手。

  「還是我,哈哈!我是S啊!」
  「真的不放過我阿魯!我要把牆上的洞補起來!」
  「那我會再鑿一次的。」
  「嗚啊!你真是恐佈阿魯!」


  沖田聽了之後只是淡笑,執起神樂的手,同樣不帶有強迫的力道,指腹旋著她的掌心,神樂感覺掌心酥酥麻麻的,思緒瞬間空了下來,只剩下沖田手指的溫度。


  「妳的一舉一動我都掌握得很好……」

  「……」


  「這次,我想一直一直待在妳身邊。」沖田淡語,宛如風的呢喃。

  沖田拉著她的手貼向臉頰,輕輕闔眼,嘴角若有似無上揚,像是一種念舊情節的莞爾。

  神樂看著他的臉,不得不這麼想──






  ────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Tbc.*


COMMEN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