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二章之二

2012.09.05(Wed)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2.跟蹤狂的原則(二)



  天啊────────!

  來自神樂心中最真摯的吶喊,就算不大喊,從腳尖不斷著地的速度也能看出端倪,那是她有史以來最快的逃跑速度。

  神樂氣喘噓噓,心臟高速跳動活化了血液,腦袋熱轟轟的努力汲取氧氣,氣息緩緩平順,汗珠如雨般落下。

  我居然一路跑到這裡想換鞋子,是無意識的想衝回家嗎?
  當場一頭撞牆好了,該死怎麼無緣無故做出了那種宣言!大庭廣眾之下,我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阿魯!

  神樂絕望地頭抵著鞋櫃。

  那個該死的抖S……
  嗚,但是剛才那句話是我說的,咬耳朵也是我做的,他可真的什麼都沒做沒說啊!
  不,他是在引導我這麼做!

  並非無罪,而是罪源

  可惡,我乾脆躲回家一下午好了,接下來看到他,我一定會火冒三丈失去理智。

  神樂想著都有點自暴自棄,順勢打開鞋櫃,「……嗯?」

  裡頭的鞋子不見一只。
  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只被偷走一隻鞋而已?

  神樂思考之時,有人突然出聲,「上課了喔。」
  來者是男性,神樂微覷一眼,果然是同班的土方。

  「讓我再喘……一下……」神樂加緊順順氣息。

  土方聞言,僅靠在一邊靜候。
  怎麼會在這時候過來?神樂分神地想。
  呼吸頻率恢復正常後,展露有些尷尬的笑容,「我──」


  話未出,土方便先插嘴,「對了,剛才我在走廊一直聽到說沖田那傢伙的女友是神樂。」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神樂砸舌。

  「那是意外!沒這種事!啊……你有沒有看到我的鞋子阿魯?」神樂指向鞋櫃內。
  土方指向一邊圓型垃圾桶,神樂依循指示走去,果然有隻鞋子扔在裡頭,她相當不高興,這根本是挑釁,究竟是為什麼?

  撿起鞋子,鞋內塞有揉成一團的相片,相片照的是蹲在陰暗門外幼時沖田,窩成一團,像極受到刺激的刺蝟,不選擇進入光亮的房內,相當寂寥又令人心生疼惜的小孩。

  不過這是兩回事啊……
  神樂不大能理解「丟她的鞋子」、「揉沖田的小時候照片」有何關連性。

  「討厭沖田的話,也不用丟我鞋子吧?」神樂只能做出結論。
  「這應該要解讀成『沖田的女友神樂,給我下台』吧?」土方差點沒翻白眼,怎會有人有這種思考迴路?
  「干我什麼事阿魯?我就說不是了!那、那只是一場沒來由的誤解阿魯!」

  「這也不是妳這樣認為,別人也會這樣認為的事,何況妳剛才好像又做了主權宣誓的事。」

  什麼主權宣誓……神樂咕噥地說,心臟吵鬧鼓譟。

  「話說妳怎麼有沖田那傢伙的照片?小時候就認識了?」土方意指神樂手中皺爛的相片。
  「不知道,有人給我的,真的不是丟我鞋子的人給的嗎?」神樂還是有點懷疑,「一開始要我弄哭沖田,然後沒做到的我,那個人把我的鞋子丟掉,加上揉沖田相片──這樣很合理吧?」

  「哎,還真是『厲害』的解釋。」土方情不自禁給拇指稱許。
  「對吧!哈哈!你這蠢蛋!」

  「……算了,我先提醒妳,妳啊……注意一點,這明顯就是針對妳的。就算妳力氣再大,也是女生,哪能防範那麼多突發事件,我先走了。」土方擺擺手,便走掉了。

  「所以真的是針對我喔……」

  神樂鼓起兩頰,將鞋子扔回鞋櫃。


  ──真是多災多難。



  +



  感覺風是四面八方的亂吹,但是雲朵的飄動卻是一致往同一方向飄移,同一個空間下所感受的卻全然迥異,小小的不公平也讓沖田感到很不愉快。

  世上不公平之事多到難以想像,各式各樣令人惋惜的事都有,無奈也好、生氣也好、傷心也好、絕望也好,他受不了各種憐憫,或是莫名其妙的同理心。

  沖田陰沉著臉,幾個回憶片段惹得他怒氣直升。
  原來是來頂樓享受並舒緩一下心情,倒是成了反效果。

  不過也不能完全怪到風怎樣雲怎樣,我一個人時就容易生氣,這陣子玩得太忘我,就忘了本性。沖田思緒轉著,腦袋浮現了臉頰被氣得鼓鼓的女孩子,就忍不住笑意。

  為什麼有人可以這麼可愛又好玩的?百玩不膩。

  不過嘛,意外的情況真的是讓人措手不及。沖田摸向幾日前被囓咬的耳垂,想起,心頭又是躁動,似乎還殘留那咬下的感覺,刺刺的、癢癢的、熱熱的,舌頭輕觸接近耳後之處,那瞬間的事情,差點挑起他的情慾。
  這在學校,妳別害得我落人說變態禽獸的下場。沖田默默祈求未來這小呆瓜別亂做些挑逗男性的危險舉動才好。

  對於妳,我已經很克制了……嗯,承認是有點縱慾(玩弄過度)。


  「我說沖田……」
  慵懶的語調突然打斷沖田益發不可克制的回想,他尋著音源的可能性,那可能是在樓台上,抬首,即見一顆蓬捲的白髮與死魚眼正看著他。

  「這不是坂田老師嗎?翹課?」現在是上課時間,而沖田是在自習課,同時因為神樂不知道又因為害羞溜去哪裡,他也不想待在教室。

  「你剛才笑容很猥瑣喔。」銀時把頭縮了回去,沒回應沖田的問題,丟了另一個結論過去,這話沒讓沖田難堪,他是個自認健康青少年,想東想西很正常。

  「想想而已,還不致於要被抓去關吧。」
  「你的話我不能肯定喔。」傳來銀時一陣陣低笑。

  說得也是。沖田惰於再說話,懶懶的讓話題終止。


  「看你這麼執著神樂那小屁孩啊……」銀時在沖田想安靜片刻時再度開起新話題,這句話讓他心頭一震,沒能在第一時間搜尋到該轉移焦點的話,讓銀時繼續說了下去,「是因為你知道她的事?」

  沖田沉默半晌,想著該回應什麼話較為正確,「知道一些。」

  知道的確實不多而且不完整,因為人物關係離得越來越遠,短時間內他所得知的也有限。
  不知道的是,例如銀時和神樂究竟是怎樣的關係,怎麼認識的,他查到的就是他們在幾年前曾住在同個城鎮。但是在一段時間後,神樂便離開了,銀時後來因為一些謠傳而被迫轉校。

  銀時從樓台爬下來,神態些許無奈,「如果覺得你們是同類,那你最近最好多待在她身邊,這陣子因為你的事鬧得她很火大,那麼難控制脾氣的小屁孩,這時期更別讓她遇到她的家人。」

  沖田遲疑地頷首。

  他知道這陣子有人一直在欺侮她,他也不斷從後壓制了,無奈這種事真的不是他一下令就可以解決。
  別遇到她的家人的話……的確呢。

  「我知道了。」沖田再度給予確定的答覆。
  「知道就好。」銀時連頭也沒回,直接離開頂樓。



  「幸好你不是我的情敵。」沖田沉下臉。




  不然我應該會越來越不爽。




Tbc.*

忘記貼在這裡了((→太隨性

COMMEN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