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二章之一

2012.08.06(Mon)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2.跟蹤狂的原則(一)



  神樂拉開窗簾,冷冷夜風流進室內,滾動了房間不對流的空氣,皮膚因風寒微刺,呼吸卻因風的流動而順暢起來。
  她大大吸了幾口氣,體內積累的負面能量多少捲了出去。

  「妳幹麻?」坐在自家屋裡的沖田滿臉疑惑,這讓好不容易消火的神樂再度燃起心中火燄。

  「說什麼幹什麼我才想問你現在還坐在這裡幹什麼!」神樂嗔視著沖田,滿腹怨言一口氣說出,「從早上起床上學課堂上中午吃飯下課去哪裡回家慵懶睡一覺連現在吃個晚餐──全都有相同一張臉出現眼前,這是怎麼回事阿魯!」

  「咦……我以為妳都明白了耶。」沖田優雅的咀嚼晚飯,回答語氣相當平淡,「妳不是答應我了嗎?」

  「我什麼時候答應你了阿魯?」神樂唯恐飯菜吃光,一屁股坐回原位,繼續吃起飯──吵架一回事,吃飯一回事,分得要清楚。

  沖田沒有回應,不斷咀嚼,似乎把空氣裡的氧氣都嚼下去,氛圍莫名凝結,神樂不知所措的停下碗筷動作,尷尬地抽抽嘴角。

  搞什麼像我的錯一樣!我說的沒錯吧!對啊,我沒有答應他的言行舉止吧?這未免太奇怪了,我應該要說什麼?
  神樂想得暈頭轉向,埋怨對方到最後變成自己的錯。

  「妳知道無尾熊吧?」沖田突然發問,雙眼沒看著神樂,只是一勁盯著碗裡的顆顆飯粒。

  「……呃,嗯,當然知道。」面對問題,神樂有點反應遲緩。

  「妳把我想成雄性無尾熊就可以了。」冒出沒頭沒尾的一句。

  「…………啊?」神樂還是不能理解。

  沖田嘆了口氣,「無尾熊會一直黏著母親,但我可沒有把妳當媽媽,我沒有戀母情結,所以請把我當做『雄性』的無尾熊,一直黏在妳身上。」

  「這比較像雄性寄生蟲吧。」神樂感到心寒,為什麼我會覺得他要講的事會是很重要的呢?還認真聽,居然說雄性的無尾熊。

  沖田點點頭,「隨妳怎麼想,我吃飽了,記得今天妳洗碗喔,我回家洗完澡後再過來。」

  「不要再過來啦!」
  「哎,別介意這麼多嘛!」

  語畢,將碗筷放在水槽,沒從大門出去,而是移開畫作,幾日前所看到的洞的形狀變得圓得更加完整且足夠大,可以不費力氣的爬過牆。

  「我幫你一把啦!」神樂趁機踹了還來不及過牆的臀部,報了一仇,笑得樂不可支,甚至開始有些過火的嘲笑聲。

  過了些時刻,隔壁房間傳來輕聲呵笑,一陣陣地沁人心骨,神樂只好閉上嘴。
  居然沒回擊。神樂偷覷洞口的情況,沒有任何要復仇的動靜,她鬆下緊張感,開始順利且專心吃起晚餐。

  「咦?」神樂感到咤異。

  和別人一起吃飯是件有趣的事,但是和沖田吃飯則是沒辦法將注意力放在味覺──此刻,神樂才訝然於這頓飯菜的美味。

  沖田所做的晚飯。

  神樂不可思議的看著一桌家常菜,看沖田做菜時挺熟練,但沒想到味道會這麼好……相對的,嗯。她含下血淚承認這次敗仗。

  那傢伙為什麼這麼會做菜!這樣明天我就只能去買外食,免得落到輸得慘不忍睹的地步。

  「還說要讓他哭,我看是我要哭吧阿魯。」

  想起那張照片的要求,神樂又再度陷入苦惱。
  太難了,現在一想,好像只有我被抓到把柄,而且被玩弄掌心中。

  「剛才還踹他,說不定會搞個夜襲……」

  「太失禮了,我可沒那麼禽獸呢。」沖田從洞中竄出,洗髮乳的香氣飄逸,以及赤裸上身,讓神樂肩頭一震,他捕捉她這反應,因而揚起不懷好意的笑容,「說不定我才會被吃掉吧。」

  「唔啊!你、你這小屁孩我才看不上眼!而、而而且你洗澡也洗太快了吧!」話語與驚慌神情無法搭調,神樂也感受到情急之下的謊言有多麼滑稽。

  「我是男生啊,又不用洗貴妃浴……妳會擔心被夜襲嗎?」沖田揉著頭上的浴巾,擦去過多的水珠,蹲下來望著神樂,突然被這麼一看,神樂喉嚨一梗,僅能反應遲緩地點頭。

  見此,沖田低吟半晌,「我是沒想到妳會這樣懷疑我啦。」

  我才沒懷疑……神樂想做解釋,但是這是自掌嘴巴,於是沒說出口。

  「妳放心吧,雄性什麼都會想做,但是做為人,沒妳點頭我是不會亂碰妳的。」沖田伸出小指,做為誓言。

  「居然是打勾勾阿魯!」神樂不可思議於這年頭還有這種發誓的方式,但是小指也很自然的勾上。

  最近我好像一直在做自掌嘴的事或話……神樂不由得這麼想。

  「但是我會想牽妳手就牽,想抱妳就抱的,不會到親妳的地步喔,有沒有很體貼?」勾著的小指頭用力纏住神樂的小指,沖田笑得極其邪魅。

  「……」

  「想抱就抱的話,晚上可能就把妳當抱枕來睡。」

  因為這段話,神樂守夜整晚。

  卻沒想到,還是不小心睡著了,隔天早上睡得不省人事,還一睜眼就看見笑瞇眼的沖田俯視著,嘴角笑意好似想來個早安吻。


  看來那勾手還是很有效,什麼都沒做的樣子。神樂看著鏡子映照的小指,安了不少心。




  +




  「比起這種事,你難道不認為還要更重要的事等著你去做嗎?」
  「嗯……不這麼認為。」

  「你為什麼一直跟著我?」
  「有點離不開妳。」

  「連這也不放過,你在惹我底線嗎阿魯!」

  「或許吧,順帶一提,妳生氣也很可愛。」

  「……」
  「……」

  「等一下我要幹麻你知道嗎?」
  「所以才跟來啊。」

  「我要去更衣室。」
  「那我就是去看妳更衣。」

  「……你是不是在討打?」

  神樂停下腳步,沒有轉頭向誰說話,直盯著前方,話語中滿是即將惱火的壞脾氣。

  沒有即時回應,直立於走廊中央造成視覺醒目點,神樂閉上眼,濃縮胸脯囤積的情緒,接著睜開眼,舉拳轉身,動作流利,髮絲旋出優雅的弧度,轉身將拳揮出,氣勢懾人,拳頭卻沒有擊重實感,唯有殘餘氣流周旋,目標物側身閃過攻擊,欺近於她的耳際。

  神樂來不及反應,一股輕緩的暖氣進了耳朵,搔著耳膜,癢著心裡,她全身一顫,蛋臉唰地一紅,使勁往後一退,摸著耳朵發出警戒性低吼,提高戒備地盯著沖田。

  居然吹我耳朵!噁心!神樂是想這麼說的,但是有預感講出來的話一定不成字句,只好不斷在心裡咒罵。

  「噢。」沖田饒富趣味地挑眉,笑意深深,耐人尋味──想得是什麼大致上往不大雅致的方面想就差不多了。
  「總之你不要一直跟著我阿魯!」光看沖田這副笑容,神樂的耳朵就退不下紅,只好怒吼一聲趕緊逃跑。

  沖田攫住神樂的手腕,對方力氣過人,他使勁穩住腳下,才能不失男性尊嚴。

  「妳不喜歡這麼做嗎?」沖田語調平淡的詢問。

  「當然!要不我吹你耳朵看看阿魯!」神樂捂著被吹過且通紅的耳朵,另一只手無法動彈讓她稍感意外,卻沒多想,畢竟現在被「耳朵」給控制心神了。

  沖田低吟思考半晌後,用裹著繃帶的手指輕輕將髮絲往後撥,露耳。

  這舉動不言自明──那妳呼口氣看看吧──如此直白的含義字字讀得透徹,神樂倒是不知所措了。

  說了都說了,對方也都這麼表示了……我還能怎樣……

  神樂嚥下一口唾液與緊張感,緩緩欺近沖田,面對愈來愈近的耳,所注目的是那微厚且形狀好看的耳朵。
  鼻腔充盈沖田的氣息,像是洗髮乳,又像是本身散發的淡香──越來越靠近,心臟越跳越大力,臉頰越來越紅。

  神樂微啟雙唇,輕輕的吐息炙熱不已,雙眼迷離,口中的氣沒有吐出,她──










  ──────輕咬了耳。




  沖田一張清秀白皙的臉蛋瞬間紅了,跳出一段安全距離,瞪大紅瞳,仍難以置信地眨著眼。
  神樂摀著唇,也不敢相信剛才做了什麼,甚至連羞恥得要從窗口跳樓的衝動都忘了。

  紅眼藍眸裸露對望,說話的聲音相當古怪。

  「妳……」
  「我……」

  神樂感覺世界都在旋轉,腦袋亂轟轟的,剛才的影像不斷重疊,以及沖田的聲音擾亂心神,她以一個奔騰氣勢,用力將積在胸口的話吐出。





  「怎、怎怎怎怎怎樣我不能這麼做嗎我可是你女朋友阿魯────!」
  



  結果,自爆了。




*tbc.


糟了,遇上艱難之瓶頸。
這篇寫著寫著就一直卡關,想投稿的自創也一直缺乏關鍵要素(情節)來下筆。
雖然還有一個月即將開學,但是現在所負載的心理壓力卻提早到來,幾天來有許多疑問出現,也不斷自我鼓勵。
這些遺憾想化做小說的一部份,說不定就是因為這樣才難以下筆。

謝謝還是有人願意預定輾轉本,看了萬分感動w
達人數後我會來處理這件事的
目前也在考慮要不要去露天拍賣來賣殘本,未來輾轉本販賣後也打算在那裡進行販售: )

COMMEN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