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一章之五

2012.07.26(Thu)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1.偶然幾件小事(五)





  涼得清透的風輕輕搔著神樂的面頰與耳朵,發自內心的怨氣在沐浴於秋季微冷的風中淡化,嘴角緩和並細細上揚。
  回歸正常的心情,這才是神樂過慣的日常生活,獨自一人走到學校,走上不變的既定步行路段──上學路線。

  轉學來後尚未看過一輪春夏秋冬,每天走路上學,沒詩情畫意的感性,卻也漸漸地喜歡上觀察這條路上每日的細微變化,漸漸成為一天的學校生活之始。

  走去學校後,坐上位置,聽一堆人的喧鬧,時不時加入吵鬧的戰局,以及與沖田這個敵人對峙……

  哎,別開玩笑了。想到關鍵人物,神樂不禁嘆息。

  昨天哪根筋不對,要兩人成為男女交往關係,這實在太刺耳又難以想像。
  說到底,也應該是能夠拒絕的吧?沖田的說法,也不大像認真的樣子,看起來只是想要有個人黏著。

  所以我就變成那位替死鬼了嗎?神樂再度嘆息,如果這樣的話,要怎麼抓機會說聲「抱歉,我不是無尾熊,請不要黏著我」才好?

  「嗯……」
  望向被紅楓沾染的天空,晨光柔柔地穿入神樂的眼睛。

  男朋友啊……聽來就像是異世界的東西一樣。神樂淡想,我應該要去接觸一下嗎?但是我也沒有什麼喜歡的對象……


  腦中瞬間閃過一道剪影。


  大眼鏡下的雙眸不可思議的眨了眨,呼吸不穩了半晌,心臟噗通一聲,突然想要衝出皮膚似的。神樂對這此一連串的反應疑然不解。

  好像剛才想到誰,模模糊糊又快速。

  思緒漸漸被越來越吵雜的細語打斷。


  「哎……原來是這樣啊……」
  「是隔壁班的吧?」
  「嗚啊……我很喜歡那位風紀委員的說……」
  「那個人是誰啊?」


  「……?」神樂停下腳步,覺得四周的目光有些刺眼,以及窸窣不斷的碎語,聽了教人不快。神樂豎起敵意,警戒地望著每位看她的眼睛,對方頓時一縮,快步回歸正常的對話。

  這動作不就證明真的是在看我、講我的事嗎?神樂心裡不大舒坦,但也不能直接在大庭廣眾之下揪起別人的衣領問:在說我什麼?

  神樂低頭看看制服有什麼不對,要說不對的話──早就不對了,裙子裡還穿著運動褲,以及裹著運動外套,而不是規定好的西裝外套,但這穿著在轉學來所引來的目光,幾個月後已經漸漸消去,所以應該不是這個原因。她被當成異端的緣由已然不足為奇。

  對於這些不快的目光,神樂不再流連於風景,快步前往學校。
  原本舒爽的風與柔和陽光,帶給神樂愉快的感受,現在卻無暇享受,甚至開始胡思亂想。


  ──縱使不同,卻還是有相似的地方──


  心上淡掉的疤又再癢了起來,從每道不舒服目光下,不能自我地接受,再度襲捲而來的痛苦。望著車水馬龍的街道,劃開的足逐緩,思緒越來越空靈,一對海藍瞳孔望向遠方,視線很自然的盯著遠處。

  神樂明明就很清楚,這裡不是那時候,為何無法克制地這樣望著「根本沒有」的地方?




  「喂……支那女孩!」


  「……呃。」

  喚回神樂重回現實的聲音,使她一震,連心臟都快了一拍,昂首看看面容緊張的人,是沖田,見神樂回復神態,他緩口氣,並用力彈她的額頭。

  「痛!幹麻啦!」神樂摸著發疼的額頭,回踢一腳,對方倒也沒閃開,紮實地擊中大腿,她因而愕然,「你、你怎麼不躲開阿魯?」


  沖田吃痛地皺緊了眉心,揉揉大腿,沒正面回應她的問題,牽起她的手,「去學校吧。」


  「別亂牽女孩子的手阿魯!」神樂提出抗議,並想抽回手。

  「就讓我牽吧。」沖田輕淡莞爾,雲淡風輕地道,握緊掌心。


  神樂頓時有些失神,並非這淡笑過於迷人,而是難以釋懷的笑容再度出現,昨日暈倒前所見的,笑容。

  匆匆一瞥,神樂記在腦中的樣貌隨著打擾心神的人事物愈多,愈難記起那笑容點滴真實的樣子,當下所持的感覺仍在,卻無法以此再揣摩笑容中的含義。

  一路上就不斷想著剛才笑容,就連手心多來的溫度也不再介意,甚至忘了一路上學生所投異樣目光。

  直到走到學校,沖田放開手,細細整理神樂被風吹亂的髮絲,過度溫柔的舉止,神樂不能適應地手足無措。

  「我得去找近藤部長,等會見。」沖田滿足一笑,擺手走遠。

  「……怎麼有種輸了的感覺……」神樂邊呢喃低語邊打開鞋櫃,一張紙條與相片擺在室內鞋上,伸手拿出來,正想看看時,背後被人拍了一下。

  「神樂……妳背後貼著一張相片耶。」志村妙撕下黏在神樂背上的相片。心想,如果神樂是走來的,那一路上不就大部份學生都知道這件事了嗎?

  志村妙笑著繼續說,「你們感情真好,要是被欺負,來找我,我一定把他打到屁股開花。」

  「妳在說什麼啊?」神樂無法理解志村妙話中之意,關鍵就在這相片上,於是接過它,殘留一股些許熟悉的氣息,但是沒辦法立即辨認這熟悉的來源。

  翻過相片正面,神樂兩眼剎時瞪大,驚愕到眼珠子想黏到相片看個仔仔細細。

  相片是神樂本人,躺在床上睡得香甜,而沖田趴在她頭部前方,雙眼輕閉,雙唇親吻她的額,茶色髮絲與櫻色髮絲交疊,曖昧的氛圍從相片中散發,甚至熟睡沒知覺的她,彷彿能回顧當時情況,錯覺似的,額頭感到微熱。

  「這東西……貼在我背上?」神樂冷汗直流,確定志村妙不帶遲疑地頷首,頓時臉色皓白,意識到一路上不明不白的目光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

  這相片,看所穿的衣服就知道是晚上發生的事,沖田從昨夜就鑿通兩間,為的就是搞偷襲嗎?這相片就是那傢伙所為!神樂腦袋飛快轉了一圈做了結論。

  神樂捏緊手中相片,青筋直冒,沒失去理智一定是這幾次驚嚇過度,快要習慣了。

  算了,都在同間教室就不信能跑去哪,還怕逮不著他嗎?神樂轉向想將室內鞋拿出,看見剛才沒拿成的相片與紙條。

  又一張相片,若是什麼親密照,我都做好覺悟了。神樂淡想,眼一閉,用力將相片抽出,細瞇眼兒看,略微咤異,「咦?」

  是張意料之外的相片,僅僅是沖田一人,纖細的身子坐上窗檯仍有多餘的空間,風吹動白色窗簾,細瘦身材彷彿隨著窗簾擺動。照片上的沖田漫不經心地看著窗外,似乎在看天空,又似乎沒放任何心思的望著遠方。眉宇間不能說是陰鬱,也不能說是毫無表情,說是不帶一絲情感的「無機質」為佳。

  這個人是沖田總悟。

  神樂再度確定一回,因為這神態從沒見過,一下子產生偌大疏離感,難以適應。

  為什麼會有這張相片?神樂將鞋櫃內的紙條拿出,四折紙條打開後,上面只有簡單且毫無相關的一行字。




  ──讓他哭──



  「……啊?」完全無法理解。

  給神樂相片的人要她弄哭沖田,只是這樣而已,附上這張相片的含義該不會只是要告訴她弄哭的對象吧?
  不過,神樂轉念一想,讓沖田哭……
  從昨天開始就災難不斷,禍源還是沖田本身,惹火人這麼多次,居然都還沒還手……還有,這張相片……

  「喂,妳擋住我的鞋櫃了。」土方高大的身影遮住太陽,低沉嗓音讓神樂從愈發膨脹的怨氣回來現實,神樂稍稍退步讓他拿鞋。



  土方換上室內鞋後,頓了一下,「……對了,為什麼上學的每個人都在說妳和沖田那傢伙在交往?」




  ──老娘沒跟他拼命讓他哭上一盆水就去撞牆!

  神樂氣勢凌人地接受了這個委託。



*chapter1 fin.


一萬兩千四百字獻上(擦淚)。
第一章,偶然幾件小事 結束了,捲入幾件小事情也是會讓人心中捲起一股可能好也可能壞的旋風(至少我是這樣子)。

心中某個聲音一直響亮著:我想要洗相片!

從一年前的到現在,我喜歡的、所拍的相片洗出來,然後攤在床上看、回味。
買一本相簿保存起來,塞著紙條寫下哪裡拍攝、當時心境(忘記就算了)。
突如其來的,很想這麼做。
不過還是等到八月旅行回來吧: )
(錢也是個大問題呢)


COMMEN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