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一章之四

2012.07.19(Thu)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1.偶然幾件小事(四)



  神樂看著雙手,眨了幾次眼,不大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眼前是白得令眼睛發疼的視野,無邊無際,也沒有被丟入了白色紙箱中的質感,過於潔白的顏色,教人些許惶然。
  但是神樂沒有過度反應,因為這是在夢境裡,像這樣清楚自己在夢中夢,也不是沒有經驗。


  什麼也沒有的地方,就只有單純的白色。

  沒有做過這種夢,但是,似曾相識,想對這地方說:嗨,又見面了呢。
  真不可思議,但神樂想不起來究竟是哪來的熟悉,就算是在如此恐佈的純白中,還是讓她有難以言喻的安全感。

  踏上第一步,腳尖揉揉地面堅硬的觸感,不太真實但就是覺得是硬的。面對無邊際的白色,就連地平線也看不著,她走幾步後就放棄了。

  等到夢結束吧。神樂暗自決定,於是在原地坐了下來,背後沒有牆倚靠讓人沒有安全感,她索性縮緊身子來填補內心不安。

  這麼清楚的夢,大概醒來不會忘吧。
  整個夢、就是我的世界,而我的世界……

  『卻不太鮮明……!?』

  腳下傳來的顛簸晃動讓神樂驚慌,腦中所有思緒一併被搖了出去,漸漸地震盪越來越明顯,她的意識像被衝擊似的,痛得閉上眼。

  不消幾秒鐘的時間,神樂再度睜眼,視野已然更換,她還不能適應,眼睜睜地看卻反應不過來,那個空白、搖晃還殘存在她的腦海中,佔據她的心弦深處。


  這才是對的,很多顏色的。神樂試著對自己說話。


  這才是是熟悉的、色彩斑斕的世界,她仔細眺望夕陽西沉與紫紅塗料的雲彩,實在感才重回心中。

  我明明知道剛才是夢,卻還是嚇了一跳……神樂輕輕搖頭,重回現實後,將一些感到奇異的地方整頓一番,也就是她發現到似乎趴在某人肩上,雙腳沒踏到地板,兩腿被鎖住,鼻尖有輕淡的洗髮乳味道,茶褐髮絲搔著她的臉頰,腦袋重新運轉,愣了半晌,「……咦!我被揹著?」

  過了多少時間不清楚,但是已經可以稱為「太晚」發現這件事。


  「死S?」神樂只是做個詳細確認。

  「醒啦?沒想到我這麼快就能與妳如此親密,揹妳回家,剛好到家了喔。」沖田放下她,讓她踩穩地板,見她兩眼仍空洞無神,無法理清究竟發生什麼事,他擁抱她,於她的耳際呢喃,「……做為一個男友。」


  「……」


  『支那女孩,我很寂寞,還正值青春期。』
  『嗯,很好,我的女朋友都瞭解了。』



  「快進去囉,小心著涼。」沖田朝神樂的耳朵輕吹一口氣。


  ──做為一個男友。


  神樂立刻進門,大力關門,有如跑了一小時操場,呼吸緊促,她貼在門板上大口吸氣,讓她大敢震驚的是她居然沒慘叫並揪起他的衣領痛打一番。

  「我應該……應該要那麼做的才對,可惡……」神樂甩甩頭,想冷靜下來。

  做女友什麼的都是他在說不是嗎?居然未經我同意就就就就就就吹耳朵!神樂摸著彷彿仍帶有微溫氣息的耳朵,但是熱的是因為她的耳朵在發燙,燙得都可以煎蛋了。

  我一定要說清楚,做為死對頭,決不同意男女友如此親密的關係!雖然邏輯好像哪怪怪的……算了,就是這樣。

  神樂喃喃自語邊走進獨自一人的房間,這裡是學生校外租屋,雖然是套房,但因為是學校用地倒也沒那麼昂貴。

  「話說,那傢伙怎麼知道我住這裡……」神樂感到疑惑,總不會是她一路上邊睡邊唸地址吧?
  「而且房間好像有哪裡不一樣……」

  踏進門後,景觀有與以往不同的微妙處,一瞬間沒辦法分辨,於是屏住呼吸,開始仔細觀看異樣在哪,衛浴間、床鋪、書桌、卡氏爐、一張畫、拳擊沙包、衣櫃……

  「嗯?」剛才好像看到什麼很奇怪的東西。

  她盯著左面牆壁,不尋常且不屬於神樂的東西,就擱置傾斜於地面與牆壁上。

  那張畫,是與牆面一樣的白色,旁邊還有隨手塗鴉的鐵絲人。神樂盯著畫技拙劣的「畫」許久,甚至好奇到蹲到它前面近距離點觀看。

  霍然,畫框自動往左移,原來畫後面的牆是鑿空的,這個震驚度還沒有充裕時間讓神樂表達感想,一顆頭突然冒了出來,與神樂相望。

  「……」
  「……」
  「…………」


  「……吶,內褲顏色我比較偏好淺色系的。」


  神樂腦袋當機,沒辦法理解這情況究竟是怎麼回事,先慢慢來。

  牆壁上有畫,畫移開後是一個洞。

  被鑿開的牆是我的牆壁,我的牆壁被鑿了個洞。

  現在出現的這個人,住在這面牆的後方。

  也就是說,是牆後方的這個人,鑿通這面壁。



  「打擾啦,讓一下。」闖入者輕盈地穿過洞口,進入神樂的房間環視,「唔嗯……意外的還滿一般的髒亂。」

  這個人穿過洞口站在神樂的房間,還說房間有一般的髒亂。

  「……妳怎麼還沒回過神啊?喂,喘口氣,別窒息了。」闖入者無奈地看神樂仍在呆滯的臉,輕拍她的臉頰。

  「……」

  沖田總悟。

  「該不會又要昏過去了吧?」

  沖田總悟住在隔壁。

  「生活要充滿刺激才好呢。」

  沖田總悟住在隔壁,他做了件事。

  「說說話,好歹也說個歡迎光臨嘛。」

  沖田總悟住在隔壁,他做了件事,鑿通了兩個房間。

  「妳翻白眼了耶。」


  「……………………。」


  因無法適應環境的驟變,也可能是無法接受,腦袋強制關機,神樂進入今日二度昏迷。
  意識沉沉墜入第二次的夢前,神樂看見淺微的笑容相當溫柔。





  卻是讓人難以釋懷的笑容。





+




  今日的陽光稍嫌刺眼,神樂難受地顰眉,並拉高棉被蓋住頭部,不讓一大清早的刺眼陽光打擾了她,賴床成功之後便是準備進入熟睡。

  但是,頭皮突然開始發麻。

  她皺起五官,翻過身打算繼續睡,頭皮卻麻到讓人不舒服,翻過幾次都沒有改善,她邊呻吟作聲,邊煩躁地坐起來,鼻尖與額頭觸碰到些微柔軟的牆壁,軟軟的,熱熱的,似乎有股淡熱的氣息,讓人有點酥麻。

  神樂睜開雙眼。


  「早安。」

  眼前視野是酒紅潭一片,鼻尖觸碰著對方的鼻尖,看不見說話者,溫熱的呼吸讓神樂身子一顫,一只手撫住她的背,姿勢過於貼近與曖昧。睡意頓時消了一半,將身子往後挪,一張熟悉又讓人震驚的面容,卻只能使神樂嘆了口氣。

  「哎,居然嘆氣?虧我想到這新招來刺激妳,真無聊。」沖田往後一退,啃起桌上的早點,那是他跑出去買的吧。

  「連嚇我幾次,都快麻痺了吧阿魯?」而且你該慶幸我還沒清醒,沒被踹到地獄去。神樂沒能說出逞強的話,畢竟光是故作鎮定就耗費不少心力。冷哼一笑,從賴床的局勢轉變到睡意全消,所幸一頭散亂的頭髮能遮住兩只燙紅的耳朵。

  沖田饒富趣味地看著神樂,揣摩後者冷笑背後的含意,接著他伸出左手,指腹輕抹兩片唇瓣,僅是勾起嘴角,便有層不純潔的含義隱隱從嘴角散發。


  「─────咿!!!」

  神樂臉蛋唰地一紅,衝進衛浴間,關上門。

  不、不會吧,別騙人……剛才難道……

  神樂走向鏡子,腮幫子紅得像蘋果,所在意的卻不是臉蛋怎麼紅,而是微啟的雙唇,微微顫抖著,嫩紅的光澤,腦裡試著想像剛才的情況。


  近成那樣子,碰到應該也是理所當然的……
  觸碰到對方的雙唇,那感覺是……腦袋轟隆一聲。


  「對清純少女的我做了些什麼啊啊啊啊!士可殺不可辱!少女不可再三戲!我一定要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王八蛋!」神樂怒氣衝天,握緊怒中能量的拳頭,要沖田一命歸天。


  衝出衛浴間,房內卻是空蕩蕩的,房門半敞,吹進一股晨光洗滌過的秋風。
  伴隨樓下賣菜阿婆騎腳踏車叫賣的聲音,神樂覺得理智線斷烈的聲音更加響亮。


  啪噠一聲,彷彿聽見夏末的餘韻猶存。




  站在門外的沖田笑如燦陽,以輕盈的步調走出校外公寓。







*tbc.


努力修稿中(噴淚)。
想法不夠紮實,腦袋不好使啊真的是。

希望事情別接踵而來。(一心不能二用的人)


COMMEN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