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沖神 輾轉流落誰的懷中 一章之三

2012.07.15(Sun)

》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銀時 x 月詠
   土方 x 三葉

   3Z學園,部份自我設定,銀八改為→銀時,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原先為出本稿,後來天窗,幾經思量決定改以填寫購買意願單,滿30人在寒假會來處理,只接受「郵寄通販」。

  意願單




01.偶然幾件小事(三)




  神樂站在窗口,緊黏肺葉不去的消毒水味與藥膏味才淡了些許,瞇細眸子,盯住食指裹著厚厚幾層繃帶,進入深層睡眠的沖田。

  一氣之下扳斷手指,沖田似乎更加理所當然的暈死過去,只好發揮過失傷人的小小愛心,扛他去保健室,沒想到他一連睡了好幾節直到放學時間。

  神樂只好拿著沖田的書包去保健室,保健室的代班小姐說:『沖田同學痛歸痛,暈倒的原因最多還是睡眠不足,我有事得先走了,我叫月詠老師看一下他,如果他醒來就等一下吧。』

  神樂內心的震撼與無奈似乎達到最高點,究竟有誰能夠暈倒的原因以睡眠不足為多,而不是手指骨折的疼痛為多?

  「……」

  神樂將窗戶打開,樹葉婆娑之聲變得清晰,地上的落葉堆被風吹散。幾片在空中紛飛的褐黃微捲的葉片,彷彿是渲染開來的寂寥。

  好安靜……

  神樂心想,轉頭看向白色床鋪上的同班男同學。
  在那邊睡死的沖田,那微微的鼾聲卻讓她安心許多。

  話說,我好像沒看過這傢伙的睡相。神樂好奇心一起,揚起賊笑,使用相機的時機就是現在。
  這經驗真是罕有,睡相如此沒有防備,可惜就是沒有一張難看的睡相,罷了,這人是死對頭,這種時候就有種獲勝的感覺。

  ──贏過沖田總悟──這念頭起乎轉學的那一天。

  在黑板上寫下名字後往座位一坐,旁邊就有個聲音,『喂。』
  神樂轉過頭,鼻梁上的大眼鏡被人一把摘了下來,那就是沖田摘下的,看了她後卻明顯表露失望的神情,將眼鏡丟到她的桌上,打了個哈欠。


  『我還以為是長得見不得人呢,居然還滿可愛的,真可惜。』


  ──居然又想起來!

  神樂就像當時一樣,臉淡淡了紅起來,腮幫子鼓起,差別就是當時使出全力將這位男同學用力揍了一拳,現在很克制的隱忍下來。


  如果我說這傢伙睡起來沒打呼沒流口水,意外的還滿可愛的,他會不會……


  鏡頭下的睡顏在神樂拉長並調整焦距後漸漸清晰,不見那對紅眼眸,茶棕色髮絲有些凌亂地蓋住沖田的雙眉,豎耳傾聽,能聽見或長或短的呼吸聲。
  宛如磁石,讓神樂一步步地接近,那淺淺的吐息讓人心跳有些快,她伸出右手,感受那微微的溫度。


  「喂。」
  冷不防,聲音從口中竄出。

  睡著的人雙眼仍閉著,唇瓣微微一張,是沖田發出的聲音。
  神樂嚇了一跳,正想保持安全距離,右手手腕猛然一攫,再逃也逃不掉。

  「我就說為什麼剛才會做個被妖魔逼近的惡夢,原來是這樣,支那同學,妳想殺了我嗎?」沖田緩緩揭眸,隨之在後的是淡淡笑意。


  我想近點看你的睡臉!

  別開玩笑了這種話哪能說啊。


  「對、對啦!我我我不能殺你嗎?別忘了你昨天體育課踩了我一腳阿魯!」搭上沖田給的理由,神樂理直氣壯地回應,暗暗希望心虛那部份沒洩露、被查覺。

  「妳……說謊。」沖田從床上坐起,仍緊揪住神樂的手腕。
  「我、我沒有!不然,不然你說說除了殺你我幹麻這樣接近你!」神樂大概腦袋有點紊亂了。
  「妳很卑鄙喔,把問題丟給我,我怎麼知道妳幹麻接近我?」沖田展露笑靨。

  「我、我說我想殺你啊!」
  「哎呀,所以我就說妳在說謊嘛。」
  「你……沒完沒了!放開!小心我再折斷你一隻手指阿魯!」


  當神樂這麼威嚇,沖田卻沒像以往一樣繼續惹惱她,而是乾脆地放開了她。


  「咦……咦!」疑惑的同時,右手手腕再度被扯住,定眼一看,沖田只是換了隻手。


  「被你折過的手用力很痛,想換隻手。」沖田看向右手食指,幽幽一嘆,一般而言有人會氣到把人手指折斷這地步嗎?

  神樂怔愣愣地看著有人因為手痛所以換手──這種前衛思想的舉動就在眼前發生,或許要用白癡來形容較為恰當。
  神樂的目光過於直白,沖田很快就瞭解前者眼中的涵意,看著神樂思考半晌,直到她雪白的腮幫子染了層紅,沖田才開口,「妳很老實,所以我很放心且不羞恥的覺得剛才我很白癡。」

  「你也知道阿魯。」


  「所以我就大方的說了,支那女孩,我正值青春期。」


  「幹麻突然講這個……?」神樂背脊一寒。


  「我想有人能跟我上學,坐我旁邊跟我認真上課,中午餵我吃飯,放學跟我回家,陪我SM飯後娛樂節目一下,在睡覺時有人能跟我蓋棉被純聊天,起床時睜開眼能發現我還抱著人,感受那人溫暖的體溫。」沖田輕語,說得輕然,與秋風的聲音相當合搭,甚至令人心靈舒緩,神樂不能克制的陶醉他柔軟的聲音中。


  直到沖田不再說話,笑瞇雙眼,神樂才驚然回神,剛才的陶醉,讓她臉頰一紅,倔強地講著表理不一的發言,「這、這太誇張了!你是小嬰兒嗎?」
  仔細想想沖田的發言,那還真的滿讓人背脊發麻的。神樂回想話中內容並想像一下,頰紅因為想像而淡了。


  「不,我這是青春期男孩的正常思考。」
  「青春期的男生明明只想著十八禁阿魯!」
  「我不否認我有興趣。」
  「……」


  「妳懂我說什麼了嗎?」沖田莞爾一笑。


  「懂啊!你想有人能跟你上學,坐你旁邊跟你認真上課,中午餵你吃飯,放學跟你回家,陪你sm飯後娛樂節目一下,在睡覺時有人能跟你蓋棉被純聊天,起床時睜開眼能發現你還抱著人,感受那人溫暖的體溫。」



  「嗯,很好,我的女朋友都瞭解了。」



  「你這人一定是變態男友吧……嗯?哎?」神樂狐疑,耳朵好像稍微聽錯了什麼話,會錯意什麼,接著臉一青一紅一白像個霓虹燈似的。


  「那等會餵我吃飯吧。」沖田笑得燦爛,對於神樂鮮明生動的反應相當滿意。


  神樂暈了,沖田則很自然的接住那柔軟嬌小的身體。


  「這反應真直接。」


  笑了笑,上揚的嘴角緩了,雙手環抱住她,隱忍著痛苦似的雙眸緊閉,將臉埋入神樂的肩頸。

  「好想妳……」沖田的聲音微弱到秋風蓋了過去,感受微微暖意,好幾日未眠的不安情緒短暫離去。


  深深吐息,神樂的髮香使沖田心情穩定許多。



  ──就這樣不要動、在妳的懷中就好了呢……






  「……我知道了,妳們也不要再哭了,真是的,進來坐一下。」
  保健室的門口打開,無奈語調的聲音吵醒差點入夢的沖田,看到成熟韻味的身段與嘴裡含著的煙斗的女人,便確定來人為誰,是保健室的主人,月詠。

  幾名哭得不像樣的女性隨著月詠進來,刺耳吵鬧的聲音不斷向月詠求救,月詠則有些笨拙的安撫她們,「啊,真是,不要哭了,缺錢我幫妳們想辦法,那種男人就別理了快點斷了就是……」

  沖田兩眼直看仍沒有發現病床上還有兩人的月詠,不出聲的理由就是覺得月詠口中貌似會吐些有趣的八卦。

  「懂了嗎?擦擦淚,我的錢會借妳們的,我去幫你們倒茶……呃!」月詠應付不來似的,找些理由來喘口氣,轉過身後終於發現床上兩人的存在,發出短促的驚愕聲,經過半晌,才想起來,「啊……剛才有跟我說我居然馬上就忘了,對不起,你……」

  「沒事,只是休息一下,我們現在就去看醫生。」沖田心想,若還要解釋是我被她折斷手指,然後醒來後告白並要求成為男女朋友的關係,她就昏倒了──實在有點麻煩。

  「啊,呃……剛才聽到的話,就麻煩你當做沒聽到了,拜託你了。」月詠尷尬地指著後頭幾位仍在拭淚的成年女性。


  沖田揹起與其說是昏倒倒不如說是睡死的神樂,「月詠老師,既然有事求我,那也幫我一個忙吧。」


  「啊、啊?呃,什麼忙?」見眼前學生面容陰鬱,說不定是想報仇打擾到他們剛才甜蜜的時光,月詠想了想,覺得有點愧疚,若是要把這間保鍵室讓出空間倒也通情理。

  沖田指著月詠不發一語。

  該不是想跟我勒索錢財?因為剛才說出要借錢給這些可憐的女性嗎……這可不行,我本來就沒什麼錢了,我得說些什麼才行。
  月詠咳嗽幾聲,拿出師長的姿態。

  「我、我說吶……」想加以斥責的月詠被沖田的話打斷。


  「請您幫我拿書包,我拿不到,請幫我放到我的手中吧。」


  沖田提了個這個請求,月詠怔愣了一瞬,對剛才一連串的想法感到有些驚訝,這一定是因為被幾個女人哭了幾小時,所引起的神經疲勞吧。

  月詠將書包遞給沖田。



  走向門口的沖田頓了頓,紅眸掃過室內一眼,若有似無地上揚嘴角,最後輕聲道別。




*tbc.


動作非常緩慢的在補坑,三天兩頭就忍不住在文章加糖份導致後面已經快沒梗可以用的這裡表示萬分抱歉。
越寫覺得這坑越大,並且在沒有截稿日壓力的情況下,忍不住脫離了原來的劇情大綱,似乎到了一種無法無天的境界 (好這裡是我誇大XDD)。

我不敢說存稿很多就一直貼出來,而且也有地方可能在寫到後面需要再做修改,雖說要貼上全文,但可能也要等些時間了,希望大家體諒。
(我偶爾會把片段亂貼到噗浪上,如果有興趣可以去偷看一下(不))

寫這篇時我不知道為什麼,老是會想到以前所寫的東西,與現在的感覺差別真的很大。
從看了小鎮本後我便一直想要有給人樸實的感動,以往所雕出來的文字現在看來真的很好笑(因為很不通順),我果然不適合華麗吧。

然後,才漸漸的變成這樣子。

有時候會覺得是不是走了下坡,或是走到奇怪的地方去,但是每次看到有人感動、喜歡,我卻又覺得這是以往我所沒有過的評語,那是不是這才是適合我的呢?

很多矛盾不斷重複,觀察、問自己、觀察、問自己……

講得這麼多真不好意思,我也常常把WORD放草生,沒想到惰性至此,跟以前真是完全不一樣。

我會努力把這個坑補完的((看起來坑有點大但我還是會加油的……
希望曾經注意過這個坑的親們能對它有理想中的感覺w



COMMEN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