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扭曲慎)  染缸

2010.09.02(Thu)

拉捲軸之前請注意  
1.多配對 雲髑、綱京、山獄春(微雲京)
2.內心扭曲問題嚴重,請務必慎思
3.既然都說扭曲了,自然有與角色個性迥異之處,請見諒。












  水缸終究滿了。
  暈橘的瞳細瞇,如水溢。



01.

 庫洛姆髑髏坐在梳妝台前,也許是因為一夜輾轉,所見有一點矇矓不清,眼角像黏了蜘蛛網。鏡中的人表情平板,眼底有難以平復的焦慮。

 夜中不管是闔眼睜眼全是殘像,眾多的聲音與畫面不停衝擊著腦袋,焦急、憤慨與悲傷交錯成複雜的沉水石於胸口緩緩墜落。墜入時的聲音如此清晰,水中下沉的聲音卻是輕的,漫不經心、毫無抵抗,直到緩緩到了底部,她發現已經離水面如此遙遠。

 一個月前,京子說喜歡雲雀恭彌。
 三個禮拜前,京子說希望可以幫幫她,聽她傾訴。
 一個禮拜前,京子說雲雀出任務去了,有點寂寞。
 昨天傍晚於飛機場的一角,她看見京子與雲雀恭彌親吻著。
 
 整個夜裡,她試著對自己說:這不是很好嗎?

 很好不是嗎?

 京子一直用很可愛的表情向她傾吐,戀愛的話題使她更加漂亮了,這次他們可以在一起,這不是很好嗎?

 很好啊,要開心一點。

 手機鈴聲響了,不經意發現淡紫色的外殼原本掛著的淡紫色的吊飾,不曉得掉去哪裡。

 會不會是掉在飛機場?
 她接起電話,是雲雀恭彌的聲音。


 『為什麼昨天沒來?』



 來不及聽,思緒也跟著落入水中。





02.

 巧遇其實是件簡單的事。
 當值失戀的人與導致失戀的人在同個街道、同家店面相逢更是件簡單的事。
 畢竟都住在同町,不遇也難。

 山本武如同往常對著獄寺隼人招手「呦」了一聲,打招呼。
 獄寺隼人也一貫回個不悅的臉,表情擺歸擺,髒話說歸說,還是沒有真正抗議他走在他旁邊。

 失戀的人,山本武。
 導致失戀的人,獄寺隼人。

 料得到的結果,山本武因此相當豁達,依舊偶爾替父親打理店面,偶爾為了彭哥列出個任務,偶爾與誰巧遇打屁偷懶。
 若遇上三浦春,他依舊沒變。
 這點看在獄寺眼裡大概就有相當程度的變異與不悅,滿腔難以言喻的憤慨無從發洩。

 ──何不揍他一拳,會好受一點啊。
 獄寺隼人絕對不承認這是因為心裡的罪惡感。

 「都過中午了,想瞞著老爸去外面吃飯,既然遇到獄寺了,那就一起去吧!」山本武笑著指著不遠的一間店,貼著冷氣開放中,選擇的熱天準則。

 「……我才不要。」他一刻都不想待在他旁邊,他那張臉看了就受氣。

 「要不然要找三浦嗎?」

 「你故意的?」拳頭緊縮。

 「……果然啊,獄寺你會不會太善良了?你大概存有罪惡感吧,不需要啊這個,我可是滿腦子想著哪天要從你手中奪走三浦喔哈哈哈。」

 山本武燦爛笑了起來,那副樣子並不像放棄、無所謂的爛泥之態,烈陽與他果然很相稱,獄寺隼人不悅的嘖一聲。

 「我不承認什麼罪惡感的。」

 「那也沒關係,記得我會趁人不備就好。」

 平淡的解開眉鎖,走進店內後獄寺隼人還是如同以往給少根筋的山本武吃了一記炸藥。

 「媽的你這傢伙不管說什麼都很讓人火大,三浦春才不會讓給你。」

 
 躲過火藥攻擊後山本武向老闆點了兩碗拉麵,赫然發現他幹麻點拉麵啊?





03.

 『……對不起,那個…我睡過頭……
  因為有點累,啊,不過因為睡太久,所以晚上睡不著呢…』

 電話另一頭的聲音聽來是很勞累,經一晚輾轉反側後,有一點乾啞與低沉。
 雲雀恭彌沒有說話,思付半晌,電話另頭又傳來聲音。

 『你……一夜有睡好嗎?回來後。』

 「有,妳為了什麼累?」

 電話那頭久而不應,雲雀恭彌感到心煩氣躁,果然是在說謊不是嗎?因為什麼不來接機,正打算詢問時,她再度出聲。

 『很多啊,很多事,為了好朋友的戀愛心煩。』

 「那種事……」



 『因為是京子啊,京子是好朋友喔!雲雀先生不懂吧?
  雲雀先生一定很難理解吧?因為是好朋友喔!』



 「……笹川京子,妳在機場看見她?」

 『……我不知道啊,我沒有去機場。
  雲雀先生應該還很累吧,你似乎有點焦躁,趕快去休息吧。』

 「喂,妳……」

 電話掛斷了。

 「嘖。」雲雀恭彌將手機往後一丟,相當不悅地坐上皮質沙發,話未完便被掛斷的餘聲依舊響在耳邊,居然敢掛他電話等等的想法一掃而過,最後浮現的是庫洛姆髑髏縮在床上仍舊為事傷神而疲倦,亦或是恐懼的樣貌。

 她一定有去機場,看見笹川京子親吻他。

 『我很喜歡你喔。
  就算你喜歡髑髏也無所謂,我只要能這樣就好。』

 甜美的笑靨,她在他耳邊低語後,吻了他。
 冰冷的唇溫,抹上唇蜜的濃,華美的眼影置於眼前,貼合的唇就像層包裝,她緩緩睜眼,濃稠的色彩。

 擰眉,看著不復響聲的手機響起了短聲,是簡訊。



 『我也知道髑髏喜歡你,不過我也是只要能這樣就好。
  見此,我就相當開心了。』



 「……」

 若再次打給庫洛姆髑髏,她一定會裝睡。
 但是如果沒有理清楚這封莫名其妙的簡訊,他一定會抓狂。

 抓起掛在椅子上的西裝外套,將手機往口袋一丟。


 「找死。」





04.

 三浦春持著很大的罪惡感。
 並非意指她拒絕山本武這種問題,喜歡的就是喜歡,對此堅定不移,她因此選擇獄寺隼人。
 她看著定坐辦公桌的澤田綱吉與笹川京子,心裡濁得難受。

 澤田綱吉手拿著京子遞來的咖啡,臉透紅、手忙腳亂的模樣相當可愛,要京子不用勞煩去忙自己的就好。想必是她在旁邊他會不能做事吧。
 從國中時期就這樣(先不說她直騷擾他這件事),純真並持續了許多年。
 她相當盼望兩個人能在一起,原以為相當有希望。

 『喜歡雲雀先生。』

 從京子口中說出的話是如此,她的笑容因此僵住。

 『希望你們不要說出去…我很不好意思……
  最近很難受,所以我才想找你們兩個好朋友傾訴……』

 也、也對,畢竟雲雀恭彌並沒有正式對髑髏告白什麼的,兩人的模式自然而然就有點像情侶,若對京子說諸如此類的話也甚是模糊不清、難以解釋。
 如果雲雀先生有明確講出來就好了呢……
 髑髏一定也很難受吧。

 三浦春胸臆充斥著複雜的內心話。

 加上阿綱先生……毫不知情的面貌讓她心揪得難受。

 托下顎,吸管被她拔了出來,上下晃著。

 單是看這樣子,明明就像兩情相悅。為什麼京子會喜歡雲雀恭彌這點也很難理解,兩個人就只有蜻蜓點水般的交情,見面時單單打個招呼。一見鍾情?京子又不像這種人,她細心敏感,若不是真正瞭解對方,是不會這麼輕易傾心…

 「真是的,小春待著就沒事,阿綱真偏心。」京子不滿地坐到三浦春旁邊,瞭解到可能讓京子生氣的澤田綱吉倉皇地解釋並不是這樣,小春和京子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阿綱先生,雖然我懂你在講什麼,但這話聽來很刺耳啊。」她瞇起眼盯著紅透臉又著急的澤田綱吉。

 「噫,不是這樣啦……呃,抱歉我沒那個意思。」澤田綱吉氣餒地道歉。

 「我開玩笑的啦,小春才不會為了這種事生氣呢。」真好玩倒是真的。

 「阿綱,那是因為啊小春最近和獄寺的感情變得很好的關係喔,所以小春心情一直都很好呢。」京子啜飲失冰的茶,抵著杯墊不讓水珠滴落,嘴角上揚。

 「咿咿咿──京子!」

 「哎,我不意外啊,獄寺和小春從以前不就這樣了嗎?」
 「是指情侶模式呢,阿綱。」
 「我就是指那個啊。」澤田綱吉笑著回答。

 三浦春認為自己一定是羞紅了臉,說起來就算在一起了他們每天也還是這樣打鬧,唇瓣含糊潤著,吸管從嘴中掉上地板,因風滾到京子的腳邊。

 「吸管掉了……」她蹲到地板上,拾起吸管,抬首時,京子柔軟的韻調掺染著笑意。







 「小春很單純、很幸福呢。」




 微風吹動髮絲,雙瞳瞇起,柔和的笑容。
 三浦春發現自己失神半晌,雖然疑惑但依然趕緊湊出一個笑容。


 「要小心喔,小春這麼單純,我有點害怕妳會出事……雖然這裡很安全,但總有意外,一定要注意喔。」京子幫三浦春整理亂了的瀏海,拿出包包裡的手機,笑了笑,「好了,可以去約會了喔。」

 「京子,他們每天都像在約會啊。」澤田綱吉揶揄,算是方才被欺負的回禮。

 「不想理阿綱先生和京子了啦!可惡,小春我要回去了!」三浦春趕緊回應一句,奔出門外關上,思緒有點不穩。

 走出門外,發現外面裹了一層陰暗的顏色,明明是夏至的午後,此刻看起來卻像是無光之夜,陰影罩住了大樓的半邊,沒有一絲陽光。


 她想著趕快回家,腦海裡浮現的是方才的笑顏。

 「……京子的笑容感覺比以往濃厚、美麗許多呢…」





 ──也沒有下雨,好似將滿溢的水缸。






05.

 掛電話後她思付之後見到雲雀恭彌時一定會遭到什麼報復,甩甩腦袋後縮進含有微溫的毯子裡,呼吸的聲音被毛絨的質料吸收,彷彿是真空的空間,她的耳朵似乎籠罩著保鮮膜,悶悶的。

 睜眼,好黑。

 她是不是太固執了呢?

 一個月前京子邀請她與小春姐到一家新開的咖啡店,各點了飲品後服務生便離去,對坐只有京子一人,她與小春一起坐。

 想到京子姐那時的表情,真的好可愛喔…

 『那個啊…我喜歡雲雀先生。』
 『希望你們不要說出去…我很不好意思……
  最近很難受,所以我才想找你們兩個好朋友傾訴……』
 『像我這樣的人不像妳們一樣單純可愛,我好沒有自信。』

 『京子姐很可愛啊……』她那時的笑容一定很僵、很醜陋。

 『可是髑髏和小春都好單純,我好羨慕說……
  雲雀先生大概會喜歡像髑髏這樣的單純吧,我想向妳看齊喔。』

 對了…
 京子姐喜歡雲雀先生也不打緊……
 雲雀先生是否喜歡京子姐才是她想知道的不是嗎?

 閉眼,好黑。

 「怎麼可以這樣咒京子姐……我好邪惡。」

 掀開蓋住全身的薄毯子,緊悶的肺葉呼吸到清涼足夠的氧氣,一瞬忘記腦海中的渾濁,右腳沿著床面滑下地面,足尖踏上冰涼的地板,左腳尾隨動作。

 拿了一件薄外套套上,啟門發現快下雨了,烏雲壓得好低,像吸水的海綿,卻遲遲沒有滴下水。

 轉身拿了那把唯一的折疊傘,她再度踏出門外。




 ──彷彿是陰暗的水缸底部。






06.

 「今天的天空有點令人不愉快耶。」
 澤田綱吉看了窗外一眼,再看向時鐘,是已經不早了,天色看來卻像冬至時陰暗,甚至帶有晦澀的異態。

 眼珠轉了一圈,感受到眼睛的疲勞酸痛,因此揉揉雙眼。

 「這樣可不好喔,做一下就累。」童稚的聲音,當澤田綱吉再度睜開眼看清時發現桌子坐著一位尚在成長的里包恩,體態彷彿還在七歲(實際不清楚)。

 「里包恩?你回來啦?啊,別坐在桌上啦,屁股會有未乾的紅印子喔。」
 「這種事我早就料到了,所以鋪了一張衛生紙。」
 「……」我覺得你挺閒的。澤田綱吉不敢說。

 里包恩小小只手把玩著列恩,隨心隨欲變換型態,他坐在桌上,澤田綱吉自然目視著他的異舉。那位老師始終沒開口,讓他有一點不安。

 說為什麼回來?
 說今天的天氣不是很好嗎?
 說今天聽到獄寺和小春在一起了嗎?
 說今天依舊沒向京子表白嗎?



 「今天心情不好。」里包恩如是說。



 原來是這個……澤田綱吉洩氣地含糊回應他,冷不防遭到一記重擊。
 「做什麼啦!好痛耶!」如同平常的大喊。

 「哎,你已經老大不小了吧。」
 「咿!什麼怎怎怎麼突然講這個?雖、雖然我已經24左右(?)了,可、可不是沒打算娶老婆喔!」
 「冷靜點。」

 「……里包恩?」

 里包恩看著窗外,光是這一眼就足以堵住他的嘴了。

 「里包恩?你幹麻不說話了?」
 澤田綱吉擔憂的神情,里包恩低首不再多話。
 


 一對小手遮住澤田綱吉的雙眼,


 「有些東西你非知道不可,而我清楚你會想些什麼,因此為你的純真感到悲憫。」
 「走吧,身為老師不想隱瞞學生,我想不管哪一個你,都是你。」


 「……?」


 水缸。
 當注意到時,其實早已渲染成另一種色彩了吧?


 只差望向水缸的這個動作罷了。






07.

 「隼人明明就很愛操心…」三浦春竊笑,看著只剩一格的手機。

 居然聊到怎麼晚,不曉得隼人今天怎麼感覺特別開朗…
 可能是山本先生開導了隼人了呢,真對不起他…
 不過小春就只有一個,喜歡的也只會有一個。

 拒絕人體貼又開朗的山本武,三浦春自認是一定會遭天譴,不過她也說不來心之所向的準則,她就是很喜歡那個嘴辣又愛生氣的獄寺隼人。

 記得第一次感覺到心臟跳動得異常時是在失戀把頭髮剪掉後,卻遇上她的大敵人獄寺,看見她哭個不停沒一句,拿了一件外套套在她頭上,明明是個熱夏,卻帶著外套說什麼會著涼…

 她發現已經好喜歡獄寺隼人時是在得知他得出國一個月,滿滿的寂寞湧上,顧不得什麼目光與想法,衝動下,她擁抱他,將那淡淡的菸味緊在心頭。

 要讓獄寺隼人主動是件不容易的事,直到山本武氣憤地指責獄寺的錯並向她告白,獄寺才氣惱得說:我也喜歡三浦春這笨女人…!

 一定就是因為這樣,三浦春掩嘴噗噗笑著,才會這麼喜歡他。



 「好晚了,爸爸一定很擔心……隼人也一直叫我回家…」


 步於歸途時其實已經很晚了,獄寺隼人難得打了通電話,走路就慢了下來,聊天時間容易變得快,掛斷後也已經是夜晚,不見清晰的夜色,也代表午後的烏雲並未散去吧。

 鞋底與地面磨擦的聲音,電線桿飛走鳥兒的聲音,路燈亮起的聲音。



 心底的聲音似乎不平靜。



 「總覺得今天這條路好少人喔。」講出這句話時,只有自己聽著,燈光閃爍了一下,讓她肩頭顫了一次,「好嚇人喔……小心點好了……」








 ──要小心喔,小春這麼單純,我有點害怕妳會出事……




 京子?

 杏眼圓睜,若言在耳的聲音使她錯亂,望著四周,確實沒有人在。
 「咿咿咿…好可怕,偏偏京子又講那種話……」




 ──雖然這裡很安全,但總有意外,一定要注意喔。




 「要注意一點才行,沒錯…雖然家就快到了……咦?」

 她的腳步停滯,那個熟悉的身影就佇候在她家的圍牆,微潤的眼眸瞇起時彷彿快溢出水,像是今天的天空,像是滿水位的水缸。



 「!」一隻大手摀住她的嘴。

 如置眼前,她的手緊捉著不被路燈祝福的空間中,最後的視野是一抹濃厚的笑靨,那人闔眼時溢出的水珠滴落水缸。

 一瞬,她想到水缸的顏色原本像天空一樣只是黯淡了一點。





 消失在小巷內。








 ──不經意所見,早已染成成片的濁色。






08.

 套上方才帶出的外套,提著從便利商店買了兩瓶加熱過的茶,髑髏發覺天色很暗了,果然從鄰鎮過來很耗時。
 不過有些事還是得說清楚才行啊。

 不可以退縮。

 「因為我也喜歡雲雀先生。」她握緊拳,象徵決心。

 既然京子說喜歡,那麼也可以公平競爭。
 畢竟雖然雲雀恭彌也不曾說她屬於他,兩人的關係相當微妙。
 所以,她要向京子表明,這才是好朋友啊。

 入夜的風吹得臉頰與耳後冰涼,烏雲罩住星空與月光,天空看來比以往還要黑,而非奧藍色。

 希望京子姐能夠接受…

 『喜歡雲雀先生。』
 『像我這樣的人不像妳們一樣單純可愛,我好沒有自信。』
 京子姐說那些話的表情真的好可愛。

 她這次一定不會再用那種笑容了,要笑得很開懷,要有肚量。

 好朋友,她得來不易的朋友……



 「京子姐好像是住在三樓…」她看著四樓公寓其三樓層的最右間,笑容展露,步步踩著階梯直到3F,因為位於尾間,她順了順紊亂的氣息走近,驚然,「門……打開的?」

 剛回來嗎?她跑去,希望趕上門關上前,算是小小驚喜。










 ──「我才不管髑髏喜不喜歡,無所謂不是嗎?」



 京子姐?她的腳步頓住。



 「我不需要的東西,就是髑髏與小春單純的心靈,
  見你之前我去看了一下小春,她那隻想抓住純真的手,就這麼抓空了。」

 「吶岔開話題了…雲雀先生,其實我最愛的是阿綱喔。」


 「庫洛姆髑髏不會受你當。」


 「是嗎?要不要,為你解釋清白啊?
  我最喜歡單純的阿綱了,雲雀先生最喜歡單純的髑髏了。
  這樣髑髏就不會受騙了喔。」


 「嘻,有沒有覺得……被耍弄的感覺很令人生氣?」

 她偷覷門內一眼,躺在地板上的京子與位於上方的雲雀恭彌,她環住他的頸,緩緩靠近。




 ──耍弄。






 她緊闔上眼轉身快步離開,越走越快,接著開始奔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聽見,直到被石子絆倒,跌了一身灰與疼痛,她才驚醒自己要多吸一點空氣。

 京子說耍弄。


 『喜歡雲雀先生。』  騙人。


 ──我才不管髑髏喜不喜歡,無所謂不是嗎?


 『希望你們不要說出去…我很不好意思……
  最近很難受,所以我才想找你們兩個好朋友傾訴……』  騙人。


 ──我不需要的東西,就是髑髏與小春單純的心靈,
     見你之前我去看了一下小春,她那隻想抓住純真的手,就這麼抓空了。


 『像我這樣的人不像妳們一樣單純可愛,我好沒有自信。』
 『京子姐很可愛啊……』
 『可是髑髏和小春都好單純,我好羨慕說……
  雲雀先生大概會喜歡像髑髏這樣的單純吧,我想向妳看齊喔。』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全都被耍弄了全是騙人的。





 好朋友。  騙人。
 我們是好朋友。  耍弄你的。







 ──其實我最愛的是阿綱喔。


 「笹川京子的最愛是澤田綱吉。」她喃喃。


 ──有沒有覺得……被耍弄的感覺很令人生氣?


 「要去,要去對澤田綱吉說……
  說笹川京子喜歡澤田綱吉,說笹川京子吻了雲雀恭彌,說笹川京子耍弄了我們,說笹川京子的話全是騙人的全是騙人的全是在騙我們的……!」









 ──雲雀先生最喜歡單純的髑髏了。




 「……………!」乍然驚醒,冷汗涔涔。

 口袋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使她再度驚嚇,發顫的手緩緩拿起手機,是笹川京子傳來的簡訊…



 『髑髏髑髏~
  雲雀先生跟我說他喜歡單純的女孩子喔……!
  我一定要向妳看齊~~。』



 ──雲雀先生最喜歡單純的髑髏了。


 單純……?


 ────要去對澤田綱吉說……


 單純?










 ────說笹川京子喜歡澤田綱吉,說笹川京子吻了雲雀恭彌,說笹川京子耍弄了我們,說笹川京子的話全是騙人的全是騙人的全是在騙我們的……!














 她想到下午的天空,被風吹動的烏雲彷彿是水缸上的波紋,為什麼會有圈圈漣漪呢?
 緩緩站起。

 往上一看,發現閃耀著渾濁異彩的水滴緩緩落入水缸中。













 ──嘻…












 染開、暈開。


 『在心頭盪漾,餘韻不止喔~
  京子姐,京子姐,單純的黑色好不好看呢?』


 發信。






09.

 山本武揮棒順道揮了一身汗水,與獄寺宣戰果然令人熱血沸騰,因此完全不覺得沮喪了,還去揮個棒。

 他嚼著失戀的名號,也沒想過要過份執著三浦春,想著或許有天三浦春可以換換口味嘛。但其實他難受,直到遇到那個發滿罪惡感的獄寺。

 真是個好對手,這麼容易激起我的鬥志。山本武愉悅地向上扔著棒球。

 「肚子也好餓啊……嗯?」他狐疑地看著前方的道路施工牌,每次都是在這裡與三浦春道別,她的家就在前面而已,他的家卻還要轉個彎走挺遠的。

 ……施工?

 「……反正也沒事,看可不可以去見見未來的岳父嘻嘻…先下手為強向長輩敬意。」他拿出手機撥給三浦春,打算叨擾一頓飯的時間。

 他輕鬆越過施工用路障,因為路障的關係所以真的沒有什麼人呢。
 反倒是整條路也沒什麼施工的聲音……
 夜晚休息?
 也沒看見修哪裡啊……

 「路燈才該修一修吧…」一直閃個不停。







 ───「她在笑…」









 「……?」山本武停下腳步,聽見細弱的聲音,豎耳一聽似乎來自前方一條胡同小巷子。







 ───「水缸……」








 他轉進巷子,走了幾步發現有人坐在角落,手機的燈光落在她的腳邊,來電震動響著,來電者是山本武。

 「三浦春……?」已轉接語音信箱的手機從手中滑落,手機螢光在地面照出被他踩在腳下的東西,那是被扯爛的衣服。

 細弱好聽的聲音清晰迴盪,














 「水缸滿了、有顏色喔~她笑得好美喔~

  沒注意到。就染到顏色了呢~」






10.

 笹川京子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因此些許愉悅,踏出公寓,發現門忘記鎖也懶得再去鎖了。打算拿手機撥給澤田綱吉說想要借宿,如果問起理由,就說因為朋友都走了所以有點孤單,正巧收到簡訊,一抹微笑比平時更加溫潤。

 算了,阿綱很善良,就算我直接去也沒事啊。

 將手機放進包包內,啟步。

 「京子,晚安。」

 「……?」她張望四周,直到發現背後有人點了一下她的背,矮小的黑色身子,「原來是里包恩啊…嚇到我了啦。」

 「抱歉,因為我也嚇到了。」里包恩拉低帽子。

 「咦?」

 「原以為事情已告了段落便放心去了義大利一趟,六道骸還是有一點用處,不過惡質的還是惡質,就是為時已晚。」












 ───「我想應該不用我再說下去了吧,聰明而令人惋惜的女孩。」




 京子倚靠著牆,搔搔特意整理一番的長髮,表情有些困窘,她的笑聲極清脆,
 「我不曉得你指的是哪一件?
  啊……不過也只有兩件,一個是找人毀了小春,一個是我把玩髑髏…哪一件?」



 「我比較想問的是妳為什麼這麼做?」



 「因為心很重要啊,為了避免阿綱的心離開我,所以我就為了阿綱用了三個心。」跟鞋細細踏著紅磚地板,發出噠噠的聲響,

 「獸心、人心和女人心……是有一點多,使我疲倦。」







 ───「那簡稱為嫉妒心,妳嫉妒她們擁有的純真。」



 「……原來是這樣,想想擁有單純的只要有阿綱就夠了,雖然感到疼惜,不過我的心救不了小春和髑髏。」


 里包恩隨同她倚在牆面,傾斜的身體正好可以看見天空,「怪不得今天天空很不祥,阿綱也這麼說,直覺果然敏銳。」

 「那大概是……水缸的水,今天被人發現被染黑的關係吧。」

 「貼切。」

 「謝謝。」

 「那麼阿綱,可以出來了。」


 里包恩脫帽,向咤異睜圓眼的笹川京子致敬後便退了場。
 從公寓門口緩緩走出的是搔首、笑顏不知所措的澤田綱吉,笹川京子倉皇地抓住他的雙臂,急忙搖頭,眼淚奪眶而出。

 「我剛才睡著了……」他伸手抹掉她的淚水。

 「……阿綱…」












 「騙妳的啦。」





 「………阿綱?」


 澤田綱吉抱住笹川京子,手撫順著她的髮絲,眼睫落下,琥珀色的瞳蘊著柔情,




 ─────「我不會不原諒妳的,因為是京子嘛~」

























 他的眼再度緩緩睜開。


 波紋靜止,染缸成墨。






Fin.


對不起要打我的人請來吧(閉眼偷瞄)。
可以邊罵我邊看後記。

突然發現要寫時就覺得沒東西可以寫了(思)…

構想是來自某個單純的午後,一樣是在拍風景什麼的,做些無聊的事。
想些事,自然產生的。

人心與女人心是不一樣的我認為。

其實沒有講出來的一點是謊言。
在最末時阿綱說「騙你的」就是想要表達這個。
至於什麼阿哩阿雜的就希望大家能感受到(鞠)ˇ

覺得寫得有一點心虛為什麼呢……


最後再對不起被雷到的米拉桑(鞠躬)…


COMMENT

#-

京子黑化了是吧QAQQQ感覺好可怕又好邪魅////(欸)不過毀了小春這裡我就……(亮拐子)

其實我也覺得人心和女人心不一樣,像是忌妒這個情感後者會顯得比較猙獰(?)

本旅大的家教文寫得很棒呢,我有在鮮網默默關注哦/////
潛水太久我決定浮上來透氣一下(●´∀`●)ノ(被揍)

2012.10.07(Sun) 22:58 | URL | EDIT

本旅 #-

>御桑
記得有點年代了(擦汗),黑化京子是受到泡泡桑的影響啦,結果就寫得跟她一樣變態了XD
御桑冷靜!這篇有點過頭了可能(跪

真的啊,女人心有時都會汗顏了XDDD

謝謝御桑的讚許ww
很高興這時還有人浮出來(擦淚),謝謝你w
(雖然有一段時間沒里蹦了)

2012.10.08(Mon) 09:39 | URL | EDIT

#-

看來我太長潛水了ˊMˋ(跪)可是在鮮網有按讚留下我的蹤跡QwQb!(欸)
本旅大放心我很冷靜也很淡定的XDDD

女人心在現實比較可怕,好比女生居多的班級或是女校……我雖然同樣是女性但還是敬謝不敏OTZ

不客氣/////我沉太久了是我得不對ˊ_ˋ如果早點浮上來的話還能趁家教火熱的時候聊一聊ˊwˋ可惜已經……(遠望)
這陣子我在回味里蹦,不想讓這部令我中毒已深的動漫從我心中逝去: )

2012.10.08(Mon) 13:09 | URL | EDIT

本旅 #-

>御桑
哈哈沒關係啦,我也常常會做潛水動作,還是很感謝你喔XD

我是在女生班,但是男女合校(微妙),不過大學後我突然覺得女生班比男女合班單純了((可能也有只有讀書的環境所致

嘛沒關係啦XDDD
常常會想說去補一補進度((結果後來就...
回味啊,的確呢,一直以來也迷過不少,但是漸漸轉換後偶爾也覺得心情複雜啊

2012.10.09(Tue) 21:54 | URL | EDIT

POST COMMENT


TRACKBACK

自我介紹

本旅

Author:本旅
 本旅/梧榕

喜歡綠色。
喜歡攝影。
喜歡同人創作,近期原創偏向含有。

溫柔控、正太控(異常強烈)

網誌更新可能
【APH】英灣/西比/親子分
【銀魂】沖神/雙神/銀月
【MAGI】里摩/裘紅/師匠組
【黑子】青桃/黑桃/黃黑
【原創】淺嘗/頭毛繪記/旅遊札記


歡迎同好搭訕w

最新引用

好站常佇

黑蕨館-壬生喵四郎個人

搜尋欄

你是哪個腳印

APH精神ˇ

free counters
↑